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中国经济新常态与结构性改革
  主讲人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 王福重
  时  间 2015年12月12日(周六)下午7时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中国经济新常态与结构性改革

 

主讲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 王福重

时  间:2015年12月12日(周六)下午7时

地  点: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主持人:亲爱的老师、同学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第171期,我是主持人张艺菲。

 

恩格斯说过:“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社会结构,就是这个时代政治精神的历史的基础。财者,为国之命而万事之本。经济学是一门研究财富的学问,同时也是一门研究人的学问。如何让经济学变得平易近人,接下来就让王福重老师带我们走进这堂讲座。

 

首先,请允许我对嘉宾进行介绍。王福重,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中国软科学研究会理事,担任多家电视、网络、纸媒的特约评论员或专栏作家。2010年起,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经济学和金融学基础理论,在一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100余篇。主要著作有《纯粹经济学》《金融的解释》《公平中国》《人人都爱经济学》等。主持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与郎咸平教授合作的电视节目《财经郎眼》以及个人新浪微博具有巨大社会影响力。

 

下面,就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的嘉宾王福重教授!

 

王福重:大家晚上好,很高兴来到南昌大学!自古以来,江西就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今天我很荣幸来到这里。

 

言归正传,今天我和同学们分享一些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我主要讲三个问题: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发展繁荣的主要经验是什么;中国经济新常态究竟是什么我对结构性改革的看法。

 

一、过去30年中国经济发展经验

    

过去30年间,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从1978年到2012年,我们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为9%。且我国现在属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此有人会问,我国经济发生这么大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很简单,是因为改革开放。

 

(一)主要改革

改革就是市场机制取代计划经济体制,开放就是把市场的范围扩大到全世界去,这两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1、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什么叫承包制?就是说,土地除了最终所有权归农村集体所有,剩下的权益都是农民的,这已经是相当程度上的私有化。所以我们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彻底解决了吃饭问题。

 

2、城市经济体制改革

第二次改革,是在1984年。农村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效,于是把经济改革的重点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来。那怎么改革呢?模仿农村,也实行承包制,把中小企业都承包了,后来把大企业也都承包了,例如首钢。虽说效果不太明显,但也比过去好。

 

3、价格改革

第三次改革,是在1988年。抓住了市场经济的灵魂——价格。决定放开价格,可是放得太急,形成了严重的通货膨胀。这次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公众和管理者都没有准备好,所以它就流产了。

 

4、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1992年,邓小平南巡。邓小平到武昌、上海、深圳、珠海等地,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对稳定时局和人心起了重要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几句就是“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市场多一点和少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像春风一样拂过所有中国人的心灵从1989年到1992年,中国人心中的阴霾已经一扫而过,中国开始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5、国企破产下岗潮

1998年,为了让市场展开,我国一半多的国有企业破产,三分之二的国有企业走下坡路,这为市场的发挥作用做了铺垫,出现了“国退民进”的局面。

 

(二)开放历程

    

我国开放主要始于1979年,但1980年是一个高潮,那年我国设立了四个经济特区——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1984年,沿海开放区设立的同时,建立了大量工业园区、加工区及三位一体之类的区域和经济开发区。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邓小平访问美国,目的其实是想告诉全世界:中国愿意和他们合作,从而奠定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他后来还去了东南亚国家邓小平在东南亚也和港澳台谈合作,想把留在那的华人引进来。

 

1、解放生产力

资本、劳动和技术结合起来就可以生产。外国有资本进来了,技术也可以跟进,那劳动力从哪来呢?农村。中国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解放了的劳动生产力跟开放带来的资本相结合,注定中国成为将来世界制造中心。

 

2、双赢原则

你看现在城里人,他们会盖房子吗?他们会做早餐吗?他们会做衣服吗?他们可能什么都不会,不也都住上了房子,吃上了早餐,穿上了衣服吗?这些归功于自愿的贸易,也可以说是开放的态度,是你用自己的东西跟别人换来的,这就是双赢原则。

 

二、经济新常态

 

何谓经济新常态?我们一般的定义是:经济由高速进入到中高速,经济结构更加合理,经济增长主要靠创新驱动。不过就目前情况相对客观地来看,我们或许只是实现了增速下降,其他几个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面对这种现状,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那就是深化改革,具体而言就是进行结构性改革。

 

三、结构性改革

 

何谓“结构性改革”?对此,我们可以以自身来举例,一般人都有两个胳膊、两条腿,胳膊和腿的职能分工是不一样的,跑步用腿,如果由胳膊来完成,那就不正常了。我们的经济存在结构性问题,即经济体内分工之间错乱失调那么由此结构性问题,我引入今天重点所要谈的几个问题。

 

(一)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对于它们二者的关系,是经济学历史实践中反复讨论研究的问题。经济学创始人亚当·斯密1776年发表《国富论》一书,谈到政府与市场的分工问题,就政府职能提出三个要求:建立国防,建立司法机构,提供公共工程。可是在社会发展中,政府职能不断扩大,当扩大的程度达到无所不在时,经济就极有可能进入计划经济。

 

   1、英国经验

英国是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凯恩斯是英国人,英国受凯恩斯影响特别大,因此英国大部分企业都是国有的,这就造成了效率低下的“英国病”。撒切尔夫人上台后就开始大量改革,她把大部分企业都变成私有。这种做法重新焕发了英国经济的活力。

 

2、美国经验

里根总统接替了卡特时期经济的烂摊子,之所以说是烂摊子,是因为美国人是很有创造力的,但是由于凯恩斯主义,美国政府过度干预,社会保障制度导致美国人丧失了创新积极性里根总统上台后,首先打破美国关税制度,开放了市场,然后他把原来大部分企业都私有化了,就剩下一个部门——美国邮局。

 

3、中国问题

中国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当出现问题时,政府的首要解决方法就是管。实际上,市场本身不需要管制。我们对市场的误解太深了,比如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不是市场失灵,而是市场正常发挥作用,政府越干预,危机可能越厉害。

 

4、国企改革

中国在处理政府和经济的关系的时候,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国有企业的问题,国有企业始终在改革,但是需要解决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国有企业归属谁,收益分给谁。第二个问题是,国企在多大范围内存在?然后一个问题,如何选择经营者。

 

5、经济增长的动力

我们用什么来拉动经济增长?是靠消费、投资还是创新?其实现在很多人有个误区:过去中国的经济一靠投资,二靠出口。现在很多人认为消费拉动经济增长会更可靠,因为消费是最终的需求,然而这是错误的观点,消费是经济增长的假象。将来我们还要继续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的增长。投资需要讲究效率,何为效率?效率就是指由谁去投资。投资是由市场、企业家决定,而不是由政府或某一个人决定的。

 

经济增长是否应由创新拉动呢?应该。美国的经济增长就是靠技术创新,比如苹果、脸谱、谷歌、微软,这些都是美国创造出来的。学经济的人都知道,经济增长靠的就是创新

 

6、汇率问题

接下来说说经济问题,我们的内外经济问题都非常大人民币汇率机制正在形成,市场化程度正在不断加深,中国对外贸易顺差正在不断加大中国有顺差情结,也就是重商主义。

 

那怎样才能消除过大的外汇顺差呢?首先,汇率是一种特殊的价格,不宜过高或者过低,只有供求平衡,达到均衡价格,才能让卖者和买者同时受益。对于人民币的汇率需要达到均衡点,它没有固定值,因此需要放开人民币汇率,由市场来寻找均衡点。汇率和利率是两个重要的价格经济指数,到现在,我们的利率已经基本市场化了。

 

    7、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关系

中国的实体经济在金融领域属于中产阶级,但中国的金融业比较落后,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债券市场,这和中国人的意识问题有关。中国人素来喜欢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做事,“锄禾日当苦,汗滴禾下土”,但这样的人缺乏创新性。其实金融存在的目的不是实体经济,就是买空卖空,为人类把成本、风险锁定。

 

8、股票市场

为什么去年中国股市大起大落,很简单,因为去年经济不景气。股市是没有规律的。如果有股评家说:“这周股票会跌落。”有人说:“我买的股票今天不跌反升了。”股评家会应变道:“难道股票就不会有一点升值的空间吗?升值后它就会下跌的。”

 

9、房地产市场

中国房价一直在升,虽然从2010年开始,政府做了一些调整,但是在北上广这些中心城市,房价是没有跌落的。房地产是中国唯一一个完全能自主创新的产业。在现今创新不足以带动经济发展情况下,我们只能依靠房地产来带动经济。中国的城镇化可以支持房地产,但是房地产带动中国的经济发展仅有几十年的动力,之后我们要靠创新。所以,在这里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不要好高骛远。    

                 

    现场互动

主持人:感谢王福重教授为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演讲,相信大家听了王福重教授的讲座也有了一些思考和疑惑。那么现在我们开始精彩的互动环节,请各位听友踊跃提问。

 

听友一王教授你好!我是外国语学院的一名学生。有一句话说:20世纪是革命和流血的世纪,21世纪是流汗和改良的世纪,这正好契合您的观点。中国现在正大力推进改革,比如说,采取加入亚投行一系列改革策略。国内的报道指出,中国加入亚投行的意义不亚于中国加入WTO的意义;但是日本财经新闻对中国的改良和改革持悲观态度,认为由于一些政治因素,中国并不能通过改革得到较好的发展。那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不同的观点呢?

 

王福重:中国在加入2001年加入WTO后发展迅速,甚至有赶超美国的态势,所以英美决定重新组织一个世界贸易体系。在没有TPP 之前,我们的一带一路还是挺厉害的;有了TPP 之后,一带一路相形见绌。因为一带一路涉及的国家和地区从历史和政治经验看与中国经济鲜有较好的配合。但中国不一定靠这个而现在又是开放的世界,所我们不必太担心。

 

听友二:王教授,好!我是人文学院哲学一名学生。很多人说,中国的金融经济已经成为腹中胎儿了,单纯靠政策“堕胎”是不现实的。原因很简单——大家都开始使用网络经济了。网络经济、网络金融的成本远低于网点银行,这已经属于客观事实了。

那么我想请教您的就是——早晚有一天,金融经济可能会占很大的比重,到那时这对我们的投资将会有什么影响

 

王福重:可以预想,将来是不存在银行的,因为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好的也是中国人的一个伟大创造。例如,为大家所熟知的“滴滴打车”。开始是“烧钱”,“烧”了十几个亿——你坐车不但不收钱还给你钱。这就是为了“黏”住客户。因为现在信息最重要,你先“黏”住客户那么也就获得了这个市场。那么,“滴滴打车”是靠拉客赚钱吗?并不是,它甚至不需要赚钱。比如京东等都是如此,但是他们为什么都能够存在呢?这就是中国人常讲的——考虑事情不要考虑长远,因为考虑长远没用。现在是越来越重要,短期比长期重要,主观比客观重要。

 

听友三:王老师,您好!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今天想请问一下王老师。我们都知道,经济学理论主张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如果把中国经济看作一个池塘,把国外的不确定因素看作对池塘有影响的外部环境,如果国外的不确定因素对中国经济影响剧烈,会不会出现经济崩溃的现象?假如会崩溃的话,能否提出这一观点:政府适当干预市场经济是有必要的。谢谢老师。

 

王福重:第一点,政府做得好,就是人类的朋友第二点,政府不是无事可做的。政府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法制,保护产权。大家都知道社会契约论。在契约论中,政府提供法制和安全,这就是政府的作为。比如你说的“池塘投毒”就是破坏了别人的私有产权。这是从古至今的任何法律都要解决的问题。

 

当政府力量很强大的时候,任何外力对市场、对人作用的时候,都必须以人们自觉的配合为前提。如果大家都不愿意自觉地配合,这个制度就没有用。比如如果没有红绿灯,大家都乱闯马路,没有规则,所以政府就设置了红绿灯。以是先有公众的需要,而后有规则。

 

听友四:王教授您好!我来自生命科学学院。在谈到中国经济的未来增长的主要依靠时,您说靠投资。基于我所了解的经济学知识,任何事物都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的现象,投资也是这样。所以我想问:在资本投入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会不会发生递减效用呢?

 

王福重:投资、商品的边际效用递减,是个公理。而公理是客观存在的。就像一个女同学非常漂亮,你第一眼看到她,可能惊为天人,但是大学四年之后感觉她也很普通。(笑声)

 

人与人之间没有崩溃,就是因为边际效用递减。倘若你说你一天比一天更爱她,这是危险的。你一天比一天更不爱她,这样才正常。投资边际效递减是存在的,但是问题可能是这样:你又看到了另外一个女生,于是你又不会“递减”了。(笑声)投资也一样,如果大家都投资一个领域,肯定会有“递减”现象,但投资递减有一定的时间限制。此外,人们的需求不断更新和增加,随时都有新的领域可以投资,“递减”自然就不存在了。

 

听友五王教授您好,我来自经管学院。刚刚您说到消费是平稳的,所以消费不能拉动经济增长。首先,“消费是平稳的”,我觉得这个概念是对于中国甚至世界整个市场来说的。其次,刚刚您说中国应该主要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可是投资的最终目的还是消费。因此,我对您刚才所说“消费不能拉动经济增长”这一观点表示怀疑。谢谢。

 

王福重:这是经济学学习者一个广泛的误会。消费会升级,现在与过去相比,人们的消费水平确实提高了很多,但是消费升级的基础是收入增加,因为从总体来说,消费占总收入的比重是基本不变的,占GDP的比重也是非常稳定的。消费主要是由人们的偏好、收入所决定,而这些因素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变的,这就是弗里德曼提出的“永久收入假说”。

 

人的欲望是无限大的,把全世界都买下还嫌不够,可是实际上人们却不是这样消费的。这就是消费的稳定性。大家可以看自己家里消费和储蓄的情况,基本上挣一百元,储蓄四十元,消费与储蓄的比例相差无几。宏观经济是个宏观概念,它是考虑国家的全部情况。因此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可以证明消费的稳定性,消费在世界经济中的比例是稳定的。至于你说“投资的最终目的是消费”,你正好把事情颠倒了。消费增加的前提是收入增加,而收入增加的前提是投资增加,是投资带动了消费而不是消费带动了投资。因此,投资是最根本的,没有投资就没有消费。以上就是我对你的问题的回答。

 

听友王教授,您好!我是一名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非常感谢您冒着大雨来为我们做讲座。在您之前做过的一期节目中,您同郎咸平教授激烈地争辩,到底是金融业立国还是制造业立国。而您在讲座中说要着眼于当下,然而中国的金融秩序相较于美国来说是比较混乱的。而就制造业来说,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并且考虑到当前国际经济趋势,制造业经济也是一种潮流。我想请问您,结合我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就未来几十年来看,我国应该先以制造业立国,还是以金融业立国?

 

王福重:中国目前的金融业的确存在很大的问题然而制造业是不可靠的,人们往往夸大制造业,说制造业是根本。制造简单,可难的是要有这个想法。

 

此外,靠什么把世界资源整合起来呢?就美国而言,它利用美元来整合资源,因为美元是世界主要货币,可在多个领域流通。中国在将来也要增加自己在世界金融方面的说话力,金融强大,才是中国正真强大的内在基础。制造业本身处在下游位置,金融业是上游。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提问就到这里。在讲座的最后,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王福重教授,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讲座。同时也感谢听友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前湖之风”周末讲坛。

 

本期讲坛到此结束,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嘉宾寄语: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