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
  主讲人 止庵
  时  间 2016年4月9日(周六)晚上7时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

主讲人:止庵

 

时  间:2016年4月9日(周六)晚上7时

 

地  点: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第175期“前湖之风”周末讲坛,我是主持人孙雨涵。

 

与西方强调死后的解脱与幻境不同,在世人频频发出的对生死的追问中,中国古代的贵族或平民,士人或白丁,仿佛更加强调对生的重视与死亡的未知性。有“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的洒脱,亦有“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的无奈。那么,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又是怎样呢?我们又该如何衡量生命的诞生与消逝的重量?本期讲座,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作家止庵,由他来带领我们,穿过重重迷雾,走进心灵,探讨生死之道。

 

在请出本期嘉宾之前,请允许我对主讲人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止庵,传记与随笔作家,北京鲁迅博物馆客座研究员,著有《惜别》《周作人传》《神拳考》《樗下读庄》《老子演义》《插花地册子》等二十多部书,并编订周作人、张爱玲等人的作品。

 

下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止庵老师 

 

止庵:今天有幸来到南昌大学,与在座的各位做一些分享。首先,关于我的人生履历,我简单地做一些介绍。我是北京医科大学口腔系毕业的学生,做过两年的医生,五年的记者,接着在外企工作了十一年,辞去外企工作之后,受邀担任一个报社的总编辑,工作了两年。

 

今天我所要谈论的主题是“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对在座的各位来说,这或许并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顾名思义,这是一种未受外来文化影响,本于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在此之前,我想与各位分享一件事情,并由此引出今天的讲座主题。

 

一、史铁生逝世之思

 

我的一位好友——史铁生,在几年前去世后,他生前的很多朋友陆续写了一些文章悼念他,我注意到这些文章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一个意思——史铁生已经去往“天国”了。如果换成在座的各位,面对一位逝者,或许很多人同样会表达“去了天国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这样一类想法,从而安慰自己,也安慰他人。但从另一种角度去看待这样一种悼念,它又会变得具有冲突意味——既然天国如此美好,逝者无疑是更“幸福”,那我们为什么要为逝者悲伤呢?实际上,这表现生者对逝者的一种追思和挽留。

 

而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明白,所谓“天国”这样一个概念,并非中国本土的,而是来自西方基督教的文化思想,它大概在明朝传入中国,在清朝时期传播更为深广,并且影响至今。

 

二、生死观念的影响因素

 

(一)唯物主义的出现

首先是唯物主义。在我年轻的时候,它对中国的冲击很大,当初我们社会很多观念的形成或更替都能归结于唯物主义,如丧事从简、移风易俗等。唯物主义强调物质的第一性,人的物质形体溃灭之后,包括精神在内的一切便都消逝了。 

(二)“轮回”观念的传入

其次是佛教的“轮回”观念。它在西汉时期传入中国,主要强调人的生命在消亡之后进入转生——每个人处于往复轮回之中,生命的消亡并不是真正毁灭意义上的消亡。其实我们可以把这种轮回转世视为生命的一种升华,或是一种在这一段生命中没有得到但可以在下一段生命中得到的圆满。

 

三、必经生死之路

 

那么在唯物主义、基督教和天主教、佛教没有传到中国以前,中国人自己的生死观是什么样的呢?——直面生死。自这个世界有生命以来就存在生死观念。无论我们是接受、承认与否,它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事情。而且是每一代人、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事情。然而生死观是涵盖每个人的,与一个人有没有生死观没有多大关系。我们今天谈论这个话题的唯一的意义在于我们并不是为了回避死亡,而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死亡。

 

四、先秦诸子的生死观

 

    (一)道家的生死观

首先我们谈一下庄子。先秦时期有一个词语,叫做“命”。就是大家说的生死由命,即命运的命。“命”在先秦时期的意思接近于我们现代的“命定”或者“命运”。他认为生死由“命”。这个“命”不是我们能够预料和决定的。

 

1、“命”的释义:认命

 

而庄子所说的“认命”有两个层次的含义第一个层次是“认可”之义,第二个层次高于第一个层次, 是“认识”之义,即我们要认识“命”是怎么回事。

 

2、庄子与宗教思想的比较

 

我们可以发现,宗教的那些想法,无论是天堂的说法还是转世的说法,都有一种确性存在。而庄子的想法与此不同,庄子强调我们不要把生看得太重,那么坚决地把死当做一件很不好的事。这些想法与宗教的想法不同,主要是体现他内心的一种超脱之处,他认为一个人未必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不要总是这么决绝地把死看得这么坏,把生活本身看得这么好。

 

3、解读《庄子》中的生死观

 

《庄子》这本书共有三十三篇。一般认为庄子的这本书里既有庄子自己的看法,也有庄子后学的思想。鲁迅先生引用了《庄子》的《至乐》篇里的一段故事写了一篇小说,叫做《起死》。但是鲁迅先生故事里所传达的对于生死的想法与庄子恰恰相反。庄子重生轻死,而这个故事则认为死比生好。

 

(二)墨家的生死观

 

《墨子》中的《明鬼》一章专章讲鬼,相信有鬼存在,然而先秦许多家并不相信鬼的存在。墨子还说过这样一句话——若莫闻莫见,则鬼神可谓有乎?也就是说,你之所以不相信鬼的存在,只是因为你没有看见过鬼,但是有人却看见了。以上这又属于先秦关于生死的一种说法。

 

(三)儒家的生死观

在我看来,儒家的生死观主要构成了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因此,接下来我将重点为大家介绍儒家的生死观。

 

1、曾子的生死观

 

在《论语》中,孔子并没有比较系统的或成形的关于生死的论述,但是孔子的学生曾子十分重视生与死的问题,因此在很大一定程度上儒家的生死观是等同于曾子的生死观。论语中讲了一个有关曾子的故事——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这就是曾子对于人生的基本看法,由此我们可以认识到曾子的生死观并没有那么乐观,而是把人生看得十分沉重。我们可以联系《论语》中对曾子的一些其他描述,比如“吾日三省吾身”的问题,因此可以看出曾子生活得多么沉重,所以才会发出“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慨。

 

《论语》中还有一个与曾子去世有关的故事,说曾子在去世之前曾说过这样一段话——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么曾子又何出此言呢?我们可以联系之前几个与曾子有关的故事,由此得出一个与曾子真实想法相近的观点,那就是一个人死了,就是一切都结束了,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在生命结束之前完成,把该说的话说完,该做的事做到。

 

《礼记》中有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说曾子病倒在床上,很多弟子都聚集在他身边,而在屋子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举着蜡烛的童仆童仆说:“席子花纹华丽光洁,是大夫用的席子吧?”曾子的弟子们很不满就阻止这个童仆。童仆又说到:“席子花纹华丽光洁,是大夫用的席子吧?” 因为这个席子是鲁国一个地位很高的人送给曾子的,而童仆认为曾子的地位不配睡在那个席子上死去。所以曾子对他的弟子们说:“你们爱我不如那童仆爱我。君子爱人是用德行,小人爱人是姑息迁就。这童仆是个君子,他知道我现在行将就木,马上就要离开人世,我现在还要求什么呢?我只盼望死得合于正礼罢了。所以赶紧给我换席子吧。”于是大家扶起曾子帮他换席子才换到一半,曾子就去世了。曾子他所展望的是自己身后事或者说他死后别人会是以何种眼光来看待他。这就是曾子的生死观,把生死看得特别重。

 

2、孔子的生死观

 

荀子曾用一句话概括了生死——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意思就是说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想法十分的沉重,让人没法承受。我们可以把孔子的“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放在一起理解,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我觉得孔子的意思应该是“夕死,朝闻道,可矣”,这样才合乎常理。 但是孔子为什么要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是因为他要强调前面的话,在死之前“闻道”,这样死就没有遗憾了。一个人在有限的生命中张扬生的意义,这就是积极的想法。孔子把生的意义和价值看的比什么都重。

 

3.孔门的生死观

 

《史记》中曾记载孔子逝世后,学生在坟前守孝。三年期满时,这些学生聚在一起大哭了一场,然后便散了。只有子贡没有离开,他在孔子的坟前又待了三年。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孔门关于生死问题的看法——逝者的离开是无可奈何的事,但我们不能马上将其忘记。在孔门看来,一个人死去,离开了我们,我们就好比是给他送行。像给来客送行时,有人送到房门口,有人送到楼梯口,有人送到楼下,有人送到小区门口,有人还往远了送,而生死之间的关系就像这送行与被送的关系。我们再来看子贡,他便是那个送孔子最远的人。

 

所以我觉得孔门生死观就是要以己度人。从反面来说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正面来说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五、珍惜当下的感情

 

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和现在的唯物主义思想有些相像但又不完全相同。孔子的生死观更强调的是人情,强调的是人与人之间、生与故者之间的情感联系。他把死亡看成是人的大限,谁都无法逾越。但面对死亡,尤其是亲友逝去的时候,我们靠生的记忆和举动,维系着和故者已经不存在的关系,使这个不存在的人仍然存在于我们的记忆、礼仪、话语言谈之中以此来表达对故者的一种依依不舍的态度,使我们的人生稍稍地完满一点。

 

今天之所以和大家讲生死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此外,当我们和亲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忽视他们的重要性,不觉得这种关系的可贵,但当我们失去他们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遗憾。因此我希望,我们生者可以在故者逝去之前,帮他把那些只关于他自己的愿望实现,使故者的人生更加完满。生者的这些愿望,对于我们生人来说可能都是举手之劳,但是对已逝去的故者来说就是永远不能弥补的遗憾。因此,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好好珍惜当下。

 

现场互动

 

主持人非常感谢止庵老师的演讲!听了止庵老师的演讲,相信在座的听友都有自己的思考与疑惑。如果你有疑问,现在可以向止庵老师提问。

 

学生一:止庵老师,您好!我是南昌大学中文系的一名学生,谢谢您今晚的精彩演讲。在您的《惜别》一书中,也讨论了很多关于生死的话题,其中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我们面对死者,有如坐在海滩上守望退潮,没有必要急急转身而去。最近我的一个好友的两个亲人意外去世,她特别悲痛,但我希望他能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希望老师能给他一些建议。

 

止庵:我们总会在媒体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惨剧,当时事件发生时总会觉得这是很大的一件事情,情绪也会变化,但是不久之后就没有什么感触了,因为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其实我觉得,生死这种话题是一个非常私密的话题,只能自己去体悟。对于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怎么才能排解呢?我想,只有时间。所以关于生死的所有的痛苦,只能由时间来解决。谢谢。(掌声)

 

学生二:老师好,我想请问您,您是否觉得死亡是对生命彻底的终结和与现实世界彻底的断裂吗?

 

止庵:我所理解的死亡不仅仅是对现实世界的断裂,而是什么都不存在了,包括现实世界的所有。

 

学生三:谢谢老师!我想请问的是,今天您讲到的中国人固有的生死观,主要是想传达什么?

 

止庵:刚才我讲到的孔子、曾子怎么对待生死,这故事既然被记录下来就会有它的寓意。中国古代的哲人们早就接受了生死之事实,但是最重要的不是接受生死事实,而是在接受之前我们做什么。孔子有言:未知生,焉知死?我们只要把这件事做好了,那么对于”,我们自然而然地也就懂了。如果做不好的话,那就是死不瞑目,就是人生的巨大遗憾。今天讲座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地活。

 

学生四:老师您好!我想问老师的是自杀的自由权要不要被谴责,结束年轻的生命是不是对家人、身边人的不负责?老师对自杀这种现象怎么看?

 

止庵:我的回答可能会让你失望,我对自杀者充满敬意。自杀的人他已经把要做的事情做到完满了,我们又怎么去批评这样的人呢?从基本道德层面来讲,一个人确实应该热爱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一个人一心想要去死,我们又怎么劝慰阻拦呢?可能我说的你不太赞同。

 

同学五:老师您好!我来自临床医学专业,想请教老师您作为医生,要如何对待患者的去世?以及在众多的死亡面前如何保持心安和职业道德,不至于变得麻木?

 

止庵:你刚刚说的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好——“如何不让自己变得麻木”。假如你认为患者的生死是一个你无法承担的责任,那最好就不要进入医生这个行业。你作为学生,现在还没有这样的阅历和年龄,可能无法理解。但我希望在很多年后,你能够想起很多年之前有人跟你说过这样一句话。

 

同学六:止庵老师,您好!我是机电工程学院的学生。您刚刚讲到,庄子认为人的生死都是命中注定的。您认为运用现代的医学手段治疗疾病,就相当于改变他人的命运,但是我认为改变他人命运的过程也是命中注定的。例如各位今天来到这里,我说的话,包括您说的话,以及每一个提问者所提的问题可能都是命中注定的。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观点的?

 

止庵:你刚刚说的几乎每个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好像每个人都在按照已有的剧本生活,我觉得这不构成一个规律,与命中注定没有太大的关联。但是你提到的一个观点我比较感兴趣。在庄子那个年代,人活到30—40岁就会死亡,由于现代医学的发展,当今人类在90岁还能够健康的生活,我觉得这就是命中注定。随着时代的变迁,科学的发展,文明的昌盛,使得每个人原有的命运都有所改变。

 

同学七老师您好!我是人文学院的一名学生,大家刚才对生死的话题比较感兴趣,我现在想换个话题和您探讨。现代文学史上有许多著名的大家,您为什么愿意选择周作人、张爱玲这两位,并且花费很大的精力去研究他们?在您长时间研究过程中会不会无形中产生一些情感上的因素?因此在您需要对他们的思想及言行举止做出合理性的解释时,会不会对他们做出一些试探性的思考?

 

止庵: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首先,为什么我要去研究这两个人?我认为人生有限,读书就应该读好书,做事就应该做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就需要花费精力去寻找什么是最好的,而不是盲目的做一些徒劳的事情,这是用经济学的思维去思考问题。他们两位以及鲁迅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好的三位作家。

 

其次,关于我花费很大的精力去研究他们会不会对他们产生偏爱甚至不客观地思考问题,对此我可以从两个方面做出解释。第一,我觉得如果对某个事物没有进行全面的学习和了解就去评价,这才是不客观;反之,我对他们做了全面的学习了解,才能够更加客观地对他们做出评价。第二,中国有很多人都对张爱玲有批评的意见,但是我对她却没有太多批语。并且,我今天的许多观点都和张爱玲的不一样。因此,你说的第二个问题确实不会存在。

 

最后,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也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好好地活着!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提问就到这里。在讲座的最后,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止庵老师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讲座。同时也感谢听友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前湖之风”周末讲坛。

 

本期讲坛到此结束,朋友们,再会!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