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浏阳花鼓” ——和南昌大学同学们交流人生感悟
  主讲人 周其凤
  时  间 2016年4月14日(周四)下午3时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主讲人:周其凤

时  间:2016年4月14日(周四)下午3时

地  点: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第176期 ,我是主持人张艺菲 。

 

他在学业的山峰上一往无前,在自己的生涯中乘舟破浪。轻盈数行字 浓抹一生人,学历积淀的不仅是才识 还有浓墨重彩的人生阅历。

经师易遇,人师难遇。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周其凤教授,跟我们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接下来就让我们对今天的主讲嘉宾进行一个介绍。

 

周其凤,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北京大学校长。现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化学会副理事长、高分子学科委员会 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化学部副主任、科普与教育委员会主任;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代表、 常务委员会委员、教科文卫 委员会 委员;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理事、执委、副主席。

 

周其凤:同学们好!

 

我是湖南浏阳人,但因少时曾到过江西,今天见到大家就倍感亲切。令我难忘的是,父亲经常带我们来江西干活,有一次从江西买了一只羊回家,那时已经是很奢侈的东西了,因此这段美好的回忆一直留在我心中。浏阳和江西在文化上有多方面的交流,因此我来到江西,倍感亲切。

 

几年前,我因公事参观了南昌大学老校区,今天来到南昌大学新校区,新校区临湖而建,更为大气,难怪习近平主席对南昌大学寄予了如此高的期望:“南昌大学前景无限!”“赣水之滨西山麓,前湖之畔好读书”,今天我讲课的题目是“浏阳花鼓”——和南昌大学同学们交流人生感悟。

 

、浏阳花鼓

 

今天我主要是与同学们交流人生感悟,之所以使用这个题目,是因为我本身对花鼓戏的喜爱。小时候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只有花鼓戏,在此我用几句顺口溜来赞美浏阳花鼓——一个草台班子/几件寻常乐器/两三旦丑角色/十足地方玩意/演员像模像样/观者傻里傻气/其中滋味谁解/自古知音难觅,其中“其中滋味难解,自古知音难觅”,我来到这里,当然是希望我所讲的能遇到知音。我想你们来这里听我的演讲,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东西。

 

(一)少贱者多能鄙事

我1947年10月出生,现如今将近古稀。《论语》有言:“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少也贱”,我年少时家境十分贫寒,正因为“少贱”,所以善做“鄙事”(“鄙事”就是指大多数人看不起的又累又脏、又挣不了多少钱的事,并不是指很卑鄙的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出身高贵的人就不太善做“鄙事”。

 

我曾经写过一首歌词,是宋祖英演唱的“妈妈的油茶果”。油茶果是南方的一种经济作物,这首歌写的是我小时候跟着母亲到山里去捡油茶果的事,现在还记忆犹新。

 

)少贱者必有所得

因为“少贱”,所以能干很多的脏活累活,按现在的说法就是颇接地气,因为在最底层,所以懂得尊重,也能够理解别人,尊重别人。不仅如此,我们渴望改变,并不是心安理得地认为我们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我可以改变,可以变得更好”,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以能干重活。所以因为“少贱”,可以磨练很多能力和品质,而这些好的品质可能一辈子都会对你有所帮助,帮助你不断地进步,所以说“少贱”也能生出价值来。

 

《庄子》里头有一句话:“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穷”其实也有他的作用。《道德经》有言: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对于 “有”字,有两种看法:一、添上“有”字强调的是“无”——“无”生“有”,而“有”产生天下万物;二、不添,“有”和“无”并列起来,即“天下万物生于有,生于无”,“有”和“无”共同作用产生天下万物。

 

对于“少贱”来说,“少贱”近于“无”的状态,指家庭境况不好或自身发展不顺。正如反映在我的身高上,我上大学的时候身高一米五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矮个子”,之后去往北京,生活条件改善后稍微长高了一些。

 

)贫苦中的坚持——中小学求学记

因家庭条件不好,求学便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我在小学就属于 “学费难筹,半劳半书”,在小学就开始干活挣学费,例如在山里面去挑货工,初中三年正好是中国的“三年困难时期”,大家只是为了解决饮食等生存问题。高中时,几乎到了要申请退学的地步,当时学校给了我们助学金,我当时在高二拿到了助学金三十块钱,一定程度上支撑了我的生活。那个时候除了生活条件很差,一开始我的成绩也很差,但经过努力,最终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考上了北大。

 

(四)特殊时期的教训——北大求学记

去北大的一个学期后便开始了“文化大革命”。1966年5月25号,北京大学的教工聂元梓等7人首次在校内张贴了文化大革命的大字报。标题是“宋硕、陆平、彭珮云在文化大革命中究竟干了什么?” 在当时的情况下,北大很混乱,学习也不受重视,我们在北大只上过一个学期的课。与我的那个年代相比,你们现在的条件好很多,希望你们可以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只要你们够努力,你们以后都能发展得很好。当然,你们要给自己定好位置,发挥自己的优势去应对困难;你们也要学会感恩,因为我们都是群体生活,需要互相帮助。

 

)后来者居上——留学生生涯  

改革开放后,我有幸成为国家第一批派去美国学习的留学生。那时候没有直达美国的飞机,所以我们先从北京飞去卡拉奇,经过几个城市,最终飞到华盛顿。来到美国后,我比我的同班同学晚入学半年,可以说我年纪最老(因为文革耽误了10年),个子最小,英文最差,当时国内没有雅思托福,所以到了美国以后,一边上研究生的课,一边考托福和GRE。

 

我学的专业是高分子,属于材料领域。我所在的学校的这个专业是在美国历年的专业排名都是排第一的,所以这个学校的考试也是很严格的。真正想要拿到博士学位,就必须通过那些考试,否则就没有资格拿学位证书。英文很差,本来就很吃亏了,何况我是一个看中文小说都看很慢的人,阅读英文就看得更慢了。

 

我入学时比人家晚了半年,但我是班上学业完成得最快的人。实际上,在1982年的9月,我的博士答辩论文就已经通过了。我入学时间大概只有两年七个月。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我完成了博士学位的所有要求,就等着颁发学位证书了。

 

有人就问我,你在国外的学习是处于被动的、不利的状态,那你是因为什么能完成论文答辩的呢?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钱比较少。如果在座的各位有钱,你们就会想到怎么样把钱花了,就会想到要去旅游,去找女朋友,去看电影,可是我没有钱,我只好钻图书馆,钻实验室。

 

(六)误解中的专注——回国后的工作

在1983年的春天,我念完博士就回国,进入北大继续教书,每个月工资62元。第二年,发生了一些使我不愉快的事。由于我是以助教的名义回来的,系主任认为一个助教是没有资格指导本科生毕业论文,所以便没有给我安排指导学生的工作。这件事让我感到很难过,同时也很不理解,在过去一段时期里,助教可以指导本科生的毕业论文,在形式上我是有资格的。于是我便写了一封信给校长。在信呈递上去之后,学校的领导便开始重视,1984年追封我从1983年开始为讲师的称号,薪水也相应地增加至69元。

 

然而,这封信却使得我得到待遇的同时也遭到了一些误解,“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接受批评误解的同时,我努力专注于我自己的工作事业。在此过程中,我便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事,亲自和我的本科生一起做实验,最终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比如,我提出了“甲壳型液晶高分子 Mesogen-Jacketed LCP”的概念,并且做出了科学证明。

 

、化学人生

 

执着努力下的成就  

“甲壳型”液晶高分子的概念很快就引起了国际方面的关注,在1990年7月,美国Gordon Research Conference的液晶高分子分会,一群优秀的科学家就前沿的一些研究问题进行讨论,这次的讨论会进一步以我的发现为主题进行讨论。紧接着,不久之后即有法国、英国、美国等国的研究小组证明了“甲壳型”液晶高分子理论模型的正确性,认可了我的研究。

 

当时的环境下,我们科研人员不用做其他事,不过是踏踏实实地一心向着做研究。我认识到,客观条件很不乐观,但人的大脑是比较不受限的。由此,我在此要告诉在座的各位,如果你们肯动脑子,有一个好的想法出来,想到别人想不到的,那么就坚持去做,只要你能想出来,即使你做得比别人慢一点,你也是很先进的。

 

当然,我们还必须认识到在科研领域里,竞争是特别激烈的。在我印象中,我曾经发现一个新规律,紧接着在三个月后的美国就有同样的观点提出,不过他们得知自己的发现落后于我,由此足见学术研究的竞争。

 

(二)成功留给有所准备者

有人问我,取得成就的因素有哪些?我觉得大家关心的是有合适的导师、研究方向等等,比如研究领域希望是符合自己的兴趣,并且希望是好出成果、容易发表论文的。

 

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合适,那么多美好?在这里我想引用文学家阿尔贝·加繆的一句话:“球从来都不会从你预想的地方传过来。”在平日的工作生活中,许多事都不会如你设想的那样,你要做好这个准备。兴趣可以培养,技术可以慢慢筑牢。老子说过:“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三)化学之歌背后的故事

初中的时候,我真的不喜欢化学,后来我投身化学也是因为在一定时间里的慢慢培养。

 

在座的有多少人听过我写的化学歌的?(大家举手示意)。适逢国际化学年,我接受学生的邀请,写下了这首歌(图:《化学之歌》),“老者问我”,其中老者指的是范曾先生,他喜欢让各个专业的人士用简单的词汇来介绍自己的专业,他就曾问过我化学是干什么的?我说化学就是点石成金,他听后很高兴。在后来被改成“少年问我化学究竟是什么”中,我说“化学就是你,化学就是我。父母生下了你我,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的消化系统是化学过程的场所,记忆和思维要用化学过程来描摹。就是你我的喜怒哀乐,也是化学物质的神出鬼没”。同学们很认真,找了著名作曲家来谱曲,后来这首歌还唱到了北京大剧院。

 

三、为学做人之道

 

(一)忌迷信和跟风

做事情的大忌是迷信和跟风。《德国商报》网站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针对全球的亿万富翁的品德、风格进行调研,最后得出结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别随大流”。因此,治学做人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出众的乐观精神、好奇心,还需要出众的抗压能力。我看闲书,有个诗人叫贺东久,他写了一首题为《火与风》的小诗。内容如下:我是一团火/你是一阵风/是你纵容我燃烧/烧得烈焰腾腾/然后哼着歌儿走向远方/我/却化作了灰烬。我在这里引用它是想表达这样的寓意:不管做研究还是做其他的事,大家都不要跟风。

 

(二)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我曾获得过一些奖励,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1992年获得的“中国青年科学家奖提名”,因为当时我的研究成果已经开始在国际上得到了承认。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颁奖那天出事了。颁奖前有一个500字的提名介绍,我的简介中提及了我所就读是的麻省理工大学(应是“麻省大学”),因为这样一次失误招来了攻击,并且此次事件使我那年与博导失之交臂。那次经历给我心理上带来的打击确实很大,毕竟我长年潜心做事,却因为500个字的介绍词,导致我当不成博导,并且引来外界指责我品行不正。于是,我给团中央和中国青联评奖的单位联系,他们回复说因为他们对麻省大学不知情,所以“好心”在中间给我加两个字成了麻省理工大学。之后团中央理清了真相,以红头文件的方式给北大发文过来说明缘由,这件事才告一段落。这些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让我明白人生最重要的是如何待己和待人。

 

(三)学会自尊和尊重

尊重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思想基石,没有尊重便没有真正的思想自由,没有尊重便没有真正的兼容并蓄,没有尊重便没有民主、平等和博爱,没有尊重就没有社会的和谐和进步。缺乏尊重的思想自由和兼容并蓄无非权贵的惠施而已,所以我很尊重他人。另外,要尊重自己,心理学研究表明,尊重自我是尊重他人的先决条件。弘一法师曾说“谦,美德也,过谦者怀诈。默,懿行也,过默者藏奸。”谦虚到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这样也不好,这可能不是你的心里话,也是很糟糕的事情。

 

(四)不要害怕犯错

不要害怕犯错,犯错有它的积极意义,当然也不是一味地容忍错误。“错者美之始也,无错无美。为美而生,安能无错?错而能美,生之美也”,错误蕴含着“美”,深深的“意”。钱学森之问: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学者?从幼儿园到大学,如果有让大家不怕犯错的气氛的话,就有可能培养出全才。

 

(五)追求节廉自重

美国哲学家Brand Blanshard曾说,成为一个专家很好,但更好的是成为一个好人。普希金的墓志铭写道:“他心地善良,实实在在是个好人。”刘伯温说:“岂能尽如人意,但求不愧我心。”做什么事情不一定要得到别人的称赞和认可,“但求不愧我心”,自己无愧,就好。北宋的曾巩曾为一位故人写《都官员外郎曾君墓志铭》,其中有一句:“其家故贫,然君为人节廉自重。”我引以为自己的人生信条。这就是我今天的讲座内容,十分感谢大家的倾听。

 

现场互动:

 

主持人:感谢周教授带来的精彩讲座!下面进入我们的互动环节,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可以积极向周教授提出。

听友一:周教授您好,我是南昌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蔡元培教授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蓄”,但是目前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只有一种,不是所有思想都是自由的。我想请问您如何看待“一种指导思想”与“学术自由”之间的摩擦?谢谢。

 

周其凤:“思想自由,兼容并蓄”是当年蔡元培校长明确提出的。一直到现在,北大仍然是追求“思想自由,兼容并蓄”的目标。当我们还在宣扬一件东西、一种思想的时候,就说明我们现在还缺乏它。同样,“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一种追求,是人类进步过程中应不断追求的理想。但是真正做到其实是不易的,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只要不断地进步就好。其实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说自己真正达到了“思想自由,兼容并蓄”。我们不要失望,更不要幻想会出现一个“明君”使全社会很快就思想自由。此精神的实现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是我们人类文明永恒的追求。谢谢!

 

听友二:周教授您好。我是南昌大学前湖学院综合实验班的大二学生。我是记得两年前高考报志愿时,我拿不定主意报什么专业,我的母亲就让我听了一首歌,就是您的《化学歌》。所以很荣幸您是我的启蒙老师。请问,您对于元培学院的学生有什么样的要求,或者说您在建设元培学院的过程中有什么经验或教训,这些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谢谢!

 

周其凤:谢谢。元培学院只是造就人才的一种试验的模式,它可以成功,也可以不成功。人才问题其实是很难做试验的,学生试验完了到底怎样是看他今后的发展,要花很长的时间来等结果。所以我不太主张过分地强调太频繁的改革和一班领导一番改的方式,把学生就当试验田。坦率地说,我从做教育起步,其实是比较保守的,任何的改革我希望是能够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论证,小心尝试。反过来看社会状况,不管怎么样,这么多年我们中国发展这么快,靠的是我们自己培养的人才。我们培养了人才,而且这样的人才支撑了我们国家的飞速发展,所以我们的人才是好的、有用的。

 

当然,问题确是不容忽视的。过去有一种说法,说改革最后的堡垒就是教育。但是这个压力使得教育部门就想要表现出不保守、勇于改革的形象,所以教育部门的改革是很多的,从小学到大学都有。对于一些热点问题,比如学生的负担问题,教育部门也都进行了考量。下面反映学生负担重,就对小学进行减压,规定在校时间不能过长等等。于是就刺激了校外庞大的教育辅导产业,学生和家长的负担更重了。我的想法是,像教育这样的问题,要稳妥一点。教育是一个慢工细活,不要太急躁。

 

改革要在将改革研究清楚的基础上进行。例如改革教育,不是要看领导或者老师是否想改,是要看学生是否想改,也就是说,教育改革的中心是学生,不是领导和老师。但我们现在的教育改革状况正与之相反,以领导和老师为主,而我认为,教育改革应以学生为主,原因是教育是两方面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教育根本上是为了受教育者。

 

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时,我对学生们经常讲的一句话是:进入北京大学,最智慧的学生应该是善于并尽可能多地利用学校的优质资源武装自己的学生。北京大学的优质资源丰富。第一,身边的优秀同学。同学之间的互相学习非常重要,这一点是别的东西代替不了的,课堂、老师都替代不了。学生之间的自我教育、自我学习是非常关键的,在北京大学,学生社团非常多,这是把有共同兴趣的同学集结在一起。第二,优质的师资。老师上课结束之后,如果学生没有疑问便会离开,但如果这时候有同学向老师请教,老师会十分乐意解答,因为他认为学生对自己的课有兴趣,学生愿意学。如果你最大程度上寻求老师的帮助,那么你的收获也就最大。第三,场馆设施,如图书馆、校园网以及体育场等。蔡元培校长很强调体育运动,蔡校长有一句话叫:“完全人格,首在体育。”第四,科研项目与国际合作,北京大学的学生在大学一年级、二年级就进入老师的实验室里帮忙,从而获得科研的熏陶。希望我今天的建议对南昌大学的学生能够有所帮助。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提问就到这里。在讲座的最后,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周其凤教授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讲座。(掌声)同时也感谢听友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前湖之风”周末讲坛。

 

本期讲坛到此结束,朋友们,再会!

 

 

嘉宾寄语图: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