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青春公益 与你同行
  主讲人 张大诺
  时  间 2016年10月15日(周六)上午9时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第182期,我是主持人刘擎。

 

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本期嘉宾。张大诺,男,1972年出生。至美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全国十佳生命关怀志愿者、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志愿者先进个人。“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一等奖”获得者。人民出版社志愿服务“专家组”成员、青岛日报"爱心陪伴"大型公益平台顾问。张大诺曾义务指导残疾勇士创作励志自传,而其本人的两本出版图书:《她们知道我来过--中国首部高危老人深度关怀笔记》、《光芒》亦深受读者喜爱,前者荣膺“2014中国好书”,并成功入选中国国家图书馆全国推荐图书书目。接下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嘉宾上场!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公益事业的呢?

 

张大诺:我是高三的时候开始从事公益活动的。当时是自己策划发起了一个募捐活动,发动全市市民捐了二十万,救助了一个患了尿毒症的高二女生。

 

主持人在这一过程中你是不是也找到了一种成就感,那种通过你发起的号召改变命运的成就感呢?

 

张大诺:对!

 

主持人那么我们也关注到有网友评论您在公益事业方面可以用“疯子”来形容,那可以来跟我们讲一讲您之后做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称您为“疯子”?

 

张大诺:关于“疯子”的称呼还有个小故事——有一次同学遇见我,见面就说“你出来了啊!(容易被误解为从监狱中出来的含义)”。因为我在一个公益网站上作了一个演讲,有编辑说这件事情很疯狂,就写了一个标题名为“一个公益‘疯子’如何幸福十六年?”的文章。于是这篇文章就越传越广,最后就有了“疯子”这个称呼,可能是他们觉得我这个做法比较奇怪吧。

 

我有四个学生,家里面都十分穷,然后我就跟他们说,你会写一本书,而且这本书会出版。听完我的话,他们回答说自己没有读过书,没写过作文。

 

主持人:没有上过小学?

 

张大诺:对,没有上过小学。这时我对他说:“没关系,我会帮助你,你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出版书,并且会在中国最大的出版社出版。”

 

主持人:当时您说这话,他们心里面什么感受,都相信了您?

 

张大诺:个别的人稍微“吝啬”地相信了我。后来有一百多个人听到我说的话,有四十个人选择相信我。后来第一本书出版了。

 

主持人:这本书的名字叫《假如我能行走三天》。

 

张大诺:对。其实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一直把自己当作他们的老师,并没有把自己当作是所谓的公益人。后来我开玩笑跟他们说,你们做我的学生有很多好处,因为有可能马云会在几千人的大会上单独宣传你,有可能陈鲁豫把你请去演播室录播,有可能贝克汉姆给你写了一句话作为鼓励。这些东西其实在我的学生中全部都实现了。就像出版的第一本书《假如我能行走三天》,这本书的作者叫做张云成,刚刚说的那些他都实现了。还有,马云在全国访谈大会上扶着他的肩膀讲述他的故事,iPhone手机的生产商富士康老总付志涛给他在北京买了房子,解决他的生活问题。

 

主持人:全部都是因为他写了这本书?

 

张大诺:那倒没有!

 

主持人:(张云成)是在你的指导下写了这本书。那么他是属于一个怎么样的文化水平呢?

 

张大诺:是这样的,1996年,我在黑龙江广播电视报做编辑。在一次查看读者来信的过程中,(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封遗书。这是18岁的青年张云成所写,他身患肌无力。他在信中写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比如有一只蚊子叮他,他却不能动,坑上的热水从上面倾倒在他身上,他也不能动。

 

主持人:看到这封信之后,您是怎么做的呢?

 

张大诺:我给他回信说我是中文系毕业的,我可以指导他写一本书。之后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就每天跟他哥哥学一上午的汉语拼音。

后来直到接触下来才发现,他的表达能力特别的差。

 

主持人:意思表达不清楚?

 

张大诺:对!因为他没有上过学,所以写东西也特别吃力。由于患有肌无力,他只有通过移动两根手指来写字。

 

主持人:而且这个过程我觉得不仅是他自己的努力,如果不是您当时给他回这封信他可能就真的会有轻生的念头。但是您这么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之后,并且指导帮助他完成了梦寐以求的愿望。他不止走出了阴霾,还找到了新的自我,并且还取得了像您讲到的很多这种从来没想过的成就,以及名人的关注与帮助。我在看这本书介绍的时候发现,您还有指导其他类似的残疾人去写书。

 

张大诺:对。

 

主持人:为什么会继续这样做呢?

 

张大诺:因为我想在每个残疾领域都找一个人,然后指导他们完成这样一本书,并给予每一个残疾领域生命的希望,由此鼓励中国八千万残疾人。

 

主持人:对,您内心其实就好像每天清晨叫醒您的不是闹钟,而是八千万残疾群众的呼声。

 

张大诺:对,尤其是当你无意之中掌握了一种非常特别的能力,一定不能浪费,而且一定要和更多人的能力结合在一起,使之变成了一个公益使命和工程,最后,你会发现这个工程又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生命的激情与幸福。

 

主持人:要出版一系列针对不同类别的有关残疾人的书,让他们有更直接更深刻的体会。现在您觉得它已经完成了多少?

 

张大诺:目前这个进程还是很好的。

 

主持人其实表面上看起来是通过写一本书改变命运,更深层的还是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以及客观的指导帮助从而找到自身的出路。

 

张大诺1996年指导的第一本书,2003年第一本书出版。2003年之后开始陆续指导了40个人。让我非常高兴的是,在2014年年底,这四十人各自写了一份十多万字的自传,加起来大概有五百万字,其中已经正式出版了32本,而且有12本是在中国最大的人民出版社出版。后来出版社的编辑跟我说:“你做的这件事情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文化工程,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文化名片,因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出版这么多残疾人的书,而且他们写的都这么精彩。你过去这二十年的时间是非常值得的。”我听了这些话之后也是非常感动。

 

主持人其实张老师不仅指导残疾人写书而且也在关怀临终老人,这是一项怎样的公益事业呢?

 

张大诺:就是去关心一些老人。这些老人大多是患有老年痴呆或者癌症,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我的使命就是在她们走之前给她们送去一丝温暖。

 

我再讲一个特别奇葩的例子,有一个老太太坐在那儿大叫着:“杀人啦!他要杀我!他要杀我!”然后我就明白了这个老太太是老年痴呆,想到有人要杀她。我就去问她:“谁要杀你啊?”“王强要杀我。”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个方法,开始打电话:“那个,法院吗?王强怎么样了?……啊,判多长时间啊?……奶奶,判20年,我刚刚打电话问了。”奶奶说:“不行不行,得无期!”“能不能改判一下啊,那就无期吧……奶奶,无期啦。”她又看我:“那能不能再商量一下,枪毙啊?”“最后啊,为了受害人的安全能不能枪毙啊。可以啊,真可以。……奶奶,他说了真可以!”于是奶奶说:“这下放心了,那把我推进去吧。”就这么好了。后来我才发现,老年痴呆的老人十分容易进行关怀,你要弄清她在想什么,然后一定按照她的思维方式思考。

 

主持人:其实一般人遇到这种老人时都会觉得他们的想法很荒谬,从而打破他们所幻想的世界。那么您是如何进入他们的世界,并扮演相应的角色呢?

 

张大诺:这是不可逆的一种事情,如果你跟他们说你是老糊涂,他们就会不愿和你交流,你也就无法干预他们的痛苦,所以你必须要进入他们的世界之中,使他们愿意和你交流。

 

主持人:我现在能真正理解网友评价你为疯子的原因了。

 

张大诺:那是一种艺术的说法。

 

主持人:那您是如何从角色中走出来的呢?

 

张大诺:一般出来的时候我会站在门口,长呼一口气,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主持人:刚刚您是在用一种幽默的方式讲述,但其实这种工作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在接触临终老人的过程中应该也会遇到一些难题,那么您是如何面对这些情况的?

 

张大诺:与之前一样,要进入他们的情境之中。

 

主持人您一般要花多长时间去关怀一个老人

 

张大诺:这个不一定。短的一天能做完,一上午一下午就够了。时间长得有两三年。

 

主持人:那么您也亲眼目睹了很多老人在您的陪伴下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看了这么多的生死,您对生和死有什么新的审视?

 

张大诺:那里的确是一个生死交界的地方。一是会觉得对死亡没感觉,不害怕死亡,因为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二是会觉得人这一辈子可能就那么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实际上那个时候人生已经简单到了极致,纯粹到了极致。

 

主持人:很多人是一边做着自己的工作,一边做公益,像您是选择了另外一条不同道路:全身心地投入。能跟我们讲讲原因吗?

 

张大诺因为有着更大的责任让我做公益。并且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我明白了原来你在一无所有失去一切的情况下,只有公益会以单骑救主的姿态挽救你行将被遏的人生。(掌声)

 

主持人:志愿服务可能是人生中最大的一笔财富。

 

张大诺:大家一定要相信一点,人生非常漫长,会遭遇很多事情,有可能将来你的脚就走不了了,有可能你的家人爱人会离开你,有可能你会身患重病……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要从现在开始为自己设立一个永远的保险箱,永远的后花园,永远的港湾,那个地方是你最后的家。我以我四十四年的经历向大家保证,那个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公益。

 

主持人:您做公益方面这么多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做公益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张大诺:我对公益有一点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就是把我们的梦想、个人英雄主义与公益结合起来,而不仅仅是把公益做成一件一般的事情,要能在公益里面实现我们的英雄梦,实现我们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梦想。(掌声)

 

主持人:张老师有一个为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量身打造的公益项目,能不能请张老师跟我们大家一起聊一聊?

 

张大诺:是这样的,就是教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如何用形象、比喻的方式给盲人讲解景点。比如介绍国家大剧院,让盲人感受一下国家大剧院是什么样子。首先我们找个小碗,碗里装满水,碗上横放一个鸡蛋,那种形象就比较贴近国家大剧院的外观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要用独特的接受方式描绘图像,使他们在脑海里先形成一个基本印象。那么这个公益项目有获得过怎样的反响?

 

张大诺:在我们这个公益项目完成十几个景点讲解的时候,白岩松主持的节目《新闻1+1》在一次志愿活动的节目中提到了我们的这个项目,拍摄了一个同学为盲人讲解的镜头。

 

主持人:一般来说,我们在做公益服务中,用到的都是比较常规的方式,但是像您这样的方式也真是超乎我们的想象,也正好印证了您的公益理念:想象力有多大,公益就有多大。那么您的公益理念大约是什么时候提出的呢?

 

张大诺:所谓想象力多大其实说的就是当我们面对一个弱势群体,不要停留在想象帮助他们的出发点上面。当沿着这个出发点走下去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需要做的公益还有很多。

 

主持人:公益的思路就被拓展了。

 

张大诺:所以说“想象力有多大,你的关怀就有多大”

 

主持人:今天现场也来了很多志愿代表,那么请问张老师作为一个志愿者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和能力?

 

张大诺:首先你要找到内心“痛点”所在的领域,一定会有某个志愿领域让你感到最痛心的,或者是老人、或者是妇女儿童……当你找到这个“痛点”所在的领域的时候,你就要盯住它。第二点就是要挺过工作的反感时期。

 

主持人:让我们再次把掌声献给张老师。(掌声)那么我们南昌大学志愿活动也在积极热烈地展开,今天也有三位青年志愿者代表来到现场想和您交流。首先有请在关爱社区老人方面的青年志愿者代表。

   

龚禹:大家好,我是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龚禹。今天很高兴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更高兴的是见到了我们的公益前辈——张老师。听了张老师的经历,我内心有很深的感触,与张老师产生了很多共鸣。我负责空巢老人这方面的公益活动,大学三年间一直坚持着。只要有空闲时间,便尽量抽出两个小时去老年公寓陪伴他们。一年之后升入大二,学业、考研、就业等各方面压力增大,时间也很紧张,我就觉得自己可能不能再去了。在与老年公寓的程爷爷聊起此事时,他表现的比较淡定,他对我说“没事啊,有空就常来聚”,说完就回到了自己房间。我能感受到程爷爷有些伤心,在我走的时候还送了我,又叮嘱我以后常来聚聚。

 

我内心感触很深,如果我就这么走了,让老人们与新人之间重新做交流,建立感情,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弱小的,于是我发起了一个公益项目,定期组织同学们一起去敬老院和社区看望老人。

 

为了能让我的团队将温暖的人文关怀带给需要的人,我们设置了很多小活动,其中有很多有趣的细节。比如,跟老人聊天要有个切入口,于是我们每周登门拜访之前就想好一些表演活动的方式,,,如唱歌、,朗诵诗歌等;我们与老人之间还有一个“亲情灶台”,每次去拜访时买点菜,通过和老人一起做菜建立感情,菜虽然不是很贵,但是表达了我们的心意;有时我们还会找对摄影有兴趣的同学给老人拍“流金岁月”影集,学医学的同学为他们量血压、建立档案等等。

 

其实老人的情感非常细腻敏感,很多人年纪大了之后,会觉得自己老而无用。所以我要给老人的感受不是“老而无用”,而是“老有所为”。我们要用一些方式来表达“我们要向您学习”的意图。比如我们社区的王奶奶剪窗花特别厉害,于是我们就安排团队中的女生去和奶奶学习剪窗花;还有一位陈爷爷,对古文很有见解,我们便让中文系的同学去跟他学习知识。

 

别人说我们一直给予别人,但其实在我们坚持的过程中,反而是我们收获的更多——不仅在技能方面,更多的时候在情感上让自己得到了温暖。三年的时间,不仅我跟我的同学们坚持做下来,也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我们这个团队去做公益,我感到非常开心,也很有意义。谢谢老师,谢谢各位同学。

 

主持人:龚禹同学从开始便坚持公益事业并思考怎么把它做得更好,其中付出了很多。我们在你刚刚的表达中,听到了你的收获和幸福。从你刚刚的表达当中我们也听到了你在这个过程中的收获,甚至可以说是幸福。但是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你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困惑,借着这个机会,有没有什么问题想要咨询张老师?

 

龚禹:张老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如果去老人家里看望,在他不熟悉我之前,他是很不愿意接纳我的。我之前采取的方式就是带小礼物上门,不管礼物是大是小,是一张明信片还是一点水果,只要有礼物就能表现出我的诚意。但是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去跟老人做进一步的接触呢?第二个问题,张老师刚刚讲的临终关怀这一段内容让我产生了很大的情感共鸣。我想问,在做活动的时候,如何让这些老人们得到更大的幸福感和收获感?谢谢张老师。

 

张大诺:其实你带一点小礼物过去看望老人,已经是做得非常专业了。在这种活动中,一般你去的时候肯定是有人推荐的,所以老人就算不情愿也肯定会接待你。你要学会观察,看看他家里有什么东西是你可以帮他修补的,或者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是你可以帮他做的。你要能找到这些话的切入点,就成功了。

 

主持人: 下面我们再有请支教方面的一个代表——叶建飞同学。建飞是怎么想到去支教的呢?

 

叶建飞:我的专业是社会工作,因为专业的原因一直在做公益。有一次在八一广场募捐,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我一开始以为她是小女孩的妈妈,我就问:“阿姨,能否为我们做一项募捐?”结果那个阿姨说了一句让我很震惊的话:“那谁来给我的外甥女募捐呢?”后来我留了她的联系方式,了解到她妹妹有了一个患自闭症的女儿。

 

在这之后我为她服务了将近半年,最后家人的不理解和丈夫的出轨导致她女儿没有钱继续在南昌治疗。离开的那一天我们几个同学送了一本书给小女孩,上面写了两句话。第一句是“若干年之后如果我能再见到你,我希望你能叫我一声哥哥”。第二句就是“希望你上知五千年,下知五千年”。做公益要有一种幸福感和获得感,更有一种使命感。所以说我在大四的时候选择了去支教,然后用一年时间做一些难忘的事情。

 

主持人而且叶建飞还是南昌大学支教团的这届团长。现在支教已经是开始了将近两个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感觉还适应吗?

 

叶建飞:说实话刚开始还不怎么适应,但是越来越多的感动慢慢超过了这种不适应。

 

主持人那借这个机会有没有什么要跟张老师交流的?

 

叶建飞:其实我一直想问张老师一个问题,当我们为老人做临终关怀时,该如何面对老人的离去?

 

张大诺:实际上,临终关怀志愿者的流失率是最高的,大概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自己内心的沉重感。对于这样的同学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当你在一开始做的时候,就要有一个医生一样的心态,就是对一个病人的去世没有感觉。第二个建议是:你要愿意自己走出来。因为临终关怀有一种莫名的神圣感,它是在生命最后阶段给你的这么一段经历,你会觉得它是所有志愿服务中最庄重、最沉重、最神圣的任务。这种感觉会让你坚持十年甚至一生。

 

主持人感谢建飞,让我们最后从专业的角度来了解了临终关怀。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南昌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在做有关留守儿童工作的沈逸驰同学。

 

沈逸驰:大家好,我是来自外国语学院的沈逸驰,是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一名志愿者。因为我从小受到过其他志愿者的帮助,所以从初中到高中,我就会经常在家附近的敬老院或福利院做一些服务。到了大学,有了更多平台和实践机会,我参加了更多相关的志愿服务。

 

关于留守儿童这一方面,青年志愿者协在周一到周五,对学校周边的小孩进行学业辅导。周末和假期会有一些长期的特色服务,比如在进行环保服务的时候,我们从学校收集到四万个空瓶子,搭建空瓶城堡,把留守儿童带来进行一个比较有序的环保教育穿插服务。并且我们有结对性的理念,就是把留守儿童和城里的孩子、教职工子女进行结对,让他们摆脱这种“我们与别人不同”、“我们融不进这个城市”的孤独感,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更加自信。

 

主持人那在这个过程中有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呢?

 

沈逸驰:大学生有流动性比较大的特点,有的大学生是毕业后就离开了南昌,有的就是做几次就坚持不住,不做了。而对于这些留守儿童来说,他们接纳的这些“哥哥姐姐”要换成另外一批,这样就会产生较大的落差感,这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我们尽量做到长期帮助,但是由于客观原因我们也可能不得不离开。那么这样落差感和地域问题要怎么解决呢?

 

张大诺:这也是所有大学生志愿工作上的一个特点,我不愿说它是一个缺点,因为流动确实只是一个特点,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我觉得首先让小孩子知道“哥哥姐姐”之后的时间里还有其他别的事情;其次,需要上一届的同学离开之前带领下一届的同学,两个人一起去完成交接工作,让小孩子觉得原来的哥哥姐姐介绍了下一个哥哥姐姐,这就会有一种亲切感;最后,我觉得我们大学生志愿者至少要记得帮助过的小孩子的生日,过生日的时候发短信邮件或者微信,这样会让小孩子觉得每年过生日有“哥哥姐姐”默默地在关心自己,感觉到幸福。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老师,今天在座的有很多我们南昌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同学,我们也知道您是北京十七区志愿者协会的指导老师,那么对于高校的青年志愿者组织,你对这种组织有哪些建议?

 

张大诺:作为一个平台来说,组织活动很容易,也会存在同学流失的现象。有两个建议,即不着急也不生气。不着急,我们的活动会立刻出效果。如果有同学离开也不要生气,我们实际上就是在帮助大家搭建一个平台。我们的任务不是一定要做得多好,而是要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样一个氛围。另外,在开展活动之后一定要及时做出记录、讨论或者总结。大家随时可以把自己学到的东西进行小组分享,形成这样一种感觉。除此之外,我觉得我们应该尽量让自己的项目成为“明星项目”,让人以参加这个项目为荣或者让人感觉特别实用。有时候参加一个项目,主要看两点,第一特别有名,第二特别实用,这两点只要有一点就比较成功了。(掌声)

 

主持人谢谢张老师,希望同学们能够把志愿者工作开展得更好。那么,对于公益方面,您的美好愿景是什么?

 

张大诺:对于公益,我希望大家把每一个关于公益的想法往更大更远处想,往更加令人激动的方向想。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互动环节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就进入今天的提问环节,把时间交给台下的听众朋友。

 

学生一:谈到公益,我们对公益想到的最多的就是募捐或者做志愿者这样的公益活动,您培养他们写作,让他们出励志书籍的公益的方式给我印象非常深。请问您对公益的方式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

 

张大诺:如果我们在座的有两百位同学,那其实就是两百个改变世界的公益种子。你们都来自不同的专业,我建议你们从自己专业出发,改变这个世界。只要你想做,你就能够改变世界。(掌声)

 

学生二:张老师您好,我一直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我也经常参加一些公益服务,在当中也收获了满满的感动,但其实在感动的同时,我还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去敬老院的时候,即使在外面很高兴,一进入那种环境,我就会有一种心情瞬间低落的感觉。那个地方给我感觉就是没有生机,没有活力。您当初刚踏入公益事业的时候,会不会有那种无力感?当你感觉无力的时候,您是怎么处理这种矛盾的心理的呢?

 

张大诺:我认为,在国外做临终关怀的人都是依靠一种宗教信仰,然而在中国,很多人没有宗教信仰,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没有宗教信仰的情况下为这些老人寻找做临终关怀的一种中国式的方法,这是我的人生使命。人生本来就是一个特别大的遗憾,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个遗憾之中把我们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主持人张老师在做志愿服务的时候,大家有没有发现都是和书有关。那今天您来到这了,我选择了两本最新的“前湖之风”周末讲坛丛书,代表我们主办方送给您。

 

张大诺:谢谢!(掌声)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提问环节就到这里了,再次用掌声感谢张老师。也希望大家记住这两句话,一个是张老师的工作理念:想象力有多大,志愿服务就用多大。第二句话就是,人的一辈子一定要有一次或者一场志愿服务的经历,像太阳一样去温暖别人,像张老师的那本书《光芒》。我们也希望能够像张老师一样用自己的光芒去温暖,去照耀别人。

 

张大诺:最后我送给大家四句话,这四句话都是以千万开头的。我觉得大家在现在这个年龄,一定要敢于去想四个千万。第一个千万就是你们千万要有一个让自己激动的梦想,让未来千千万万的日子里都能够燃烧激情;第二个千万就是你们要创造一千万的财富,让自己的家人生活的非常幸福;第三个千万就是找一个你特别爱的人,爱你的人,然后祈求上苍让他()千万不要离开你;第四个千万就是用一生去做一项公益项目,属于自己的,至少让一千万人受益。当你这四个千万都拥有的时候,那么你肯定就拥有了光芒人生。(掌声)

 

主持人讲座进行到这里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再次感谢现场的各位老师同学,谢谢大家!

 

嘉宾寄语: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