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你的第一堂哲学课
  主讲人 罗久
  时  间 2016年3月11日(周六)上午9时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第184期,我是主持人刘诺馨。

 

你的第一堂哲学课是什么时候?对于我来说,最早接触到哲学是源于两句古诗——“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让我不禁开始思考,我是谁?时间又是什么?在世界史中,哲学作为一门追求智慧的学问,一直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又是若即若离的。那么今天就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一起跟随罗久老师的脚步在思辨中去开启属于我们的爱智之门。

 

罗久,江西南昌人,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南昌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副教授,南昌大学赣江青年学者。主要从事德国哲学和中国古代哲学的研究。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今天的主讲嘉宾罗久老师。

 

罗久: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上午好!很高兴能够再次来到“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谈一谈我最近一两年的思考和心得。

 

一、哲学是什么

 

所谓第一堂哲学课,通常就是说给学生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不管是哲学系的同学,还是全校选修二类通识课的同学,我希望第一次上我课的同学能够首先对于“哲学是什么”这个问题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实际上因为哲学在今天有很多的误解,所以我希望通过这堂课,大家能够知道“哲学是什么”。就我自己的理解来看,真正的哲学,或者真正对哲学感兴趣的人,不应该成为一台“复读机”。你不应该以知道某些客观知识为荣,而是要在产生兴趣之后,能够跟着我一起来思考这些普遍的永恒的问题。所以,锻炼大家思维能力或者引起大家思考的兴趣,是我的主要目的。

 

(一)哲学的定义

1.哲学需要反思

我始终认同苏格拉底所讲的“未经反思的生活不值得过”与黑格尔的“熟知并非真知”。很多事情要经过反思才能想透彻,这一道理同样适用于我们教授哲学的人。我们工作的第一步不应该仅仅把客观的知识教授给我们的学生,而应该问一问自己,哲学到底是什么?我们传授给学生的哲学知识到底是什么?

 

 2.哲学的定义是否真的可靠

哲学是什么?《哲学概论》《哲学导论》这一类的书描述哲学是“哲学是世界观,是方法论”,是“科学的科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但是我们理应仔细思考这些对于哲学的定义或者理解是否真的可靠。

 

3.不合理的定义影响了我们对哲学的理解

在近代西方哲学史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流派,一个称之为“理性主义”,另一个称为“经验主义”。“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基本的分歧就在于知识的起源问题。理性主义认为,知识来源于我们普遍的天赋观念,所有的现实知识是从这些观念中演绎出来的;而经验主义则与之相反,它认为知识来源于我们直接的感觉经验、感觉印象,所有在理智当中存在的东西其实都已经存在于感觉当中。这也是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所以,这样的定义我们只需稍加思索便知道它实际上言之无物,或者说并不能够准确地把“哲学之为哲学”最本质的特征揭示出来。因此,我对类似的定义不满意。

 

二、如何理解哲学

 

(一)哲学不仅是一门学科

1.用“知识之树”帮助我们理解哲学

在我们的普遍认识里,哲学是一个学科,一个专业。这种大学分科体制给我们造成了这样一种印象——哲学是学科、专业。而笛卡尔的“知识之树”比喻可以帮助我们纠正对于哲学,甚至是对于科学和人类知识的一些误解。在《哲学原理》中,笛卡尔认为哲学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是作为一门专业技能知识,而是指整个人类知识或者科学。整个哲学就像一棵树:树根就是形而上学,树干就是物理学,而从树干长出来的许多树枝,就是一切其他科学。

 

2.人类的知识是一个整体

在笛卡尔的比喻中,人类的知识被比喻成一棵大树,这是有树根、树干和树枝的一颗大树。这传达了一个信息,对于笛卡尔和对于其他西方思想史上伟大的哲学家和科学家来讲,人类的知识并不是简单的并列,而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有机的统一整体。

 

3.形而上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

第二层意思是说笛卡尔赋予人类的不同的知识能力、不同的地位。在笛卡尔看来,作为人类知识的根基的东西是形而上学,这里讲的形而上学,实际上就是我们今天意义上的哲学。

 

4.形而上学的概念

形而上学的英文是metaphysics,这个词本身是一个合成词,是metaphysics两部分组成的。physics是物理学,meta在希腊伦理本身的字面意思是“在什么之后”。形而上学就它字面的意思来讲,是“物理学之后”,这涉及到文本编撰的问题。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或手稿并没有给它取名,而后世的学者在编辑这些手稿的时候会根据每一部手稿所探讨的主题来给它取一个标题。

 

(二)“哲学”一词的来源

1.metaphysics与形而上学

physics这个词译成“物理学”本身是有误解的,因为physics是在希腊文是φυσικ自然的意思,其实就是“论自然”。当这些学者编辑到“论自然”或“论物理学”的手稿时,发现有一部分手稿讨论的问题非常独特,它没有一个具体的研究对象,不是研究心灵或者灵魂,不是研究宇宙天体,不是研究动物,也不是研究伦理学或者政治学等。它讨论的是关于实体的本质属性等问题。这类讨论,在这些学者看来非常难归类,不知道给它取一个什么名字。因为它不像前面那些著作一样,可以找到一个具体的研究对象。所以,为了方便,就他手稿的顺序,我们把讨论这个问题的著作命名为metaphysics

 

实际上中国人在翻译metaphysics,主要采取意译的方式。“形而上学”这个词来自于《易经》:“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中国人对metaphysics这类著作的理解,大多从意识上来理解亚里士多德讨论的问题。它不是讨论具体的器物层面,而是讨论形而上的层面。所以我们在翻译的时候,把它叫做形而上学。

 

2.“哲学”是外来词

哲学在英文叫philosophy。在中国的思想传统里,有哲学思想但从来没有“哲学”这个概念。哲学这个概念由19世纪日本的西周翻译而来。他认为西方人讨论的philosophy是关于天道、人道兼之教法的一个学问,故译名为哲学。

 

在西学东渐的过程中,日本学者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个作用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比如对于哲学的理解。我认为把philosophy翻译成“哲学”容易形成误解。philosophy在希腊文里是philosophia就其字面意思来讲,它是一个合成词,是由phileinsophia两个词组成的,philein就是追求、爱慕的意思,sophia就是智慧。曾经很流行的一本书叫《苏菲的世界》,就是一本讨论哲学的书,其中的sophia就是智慧的意思。

 

三、哲学是追求智慧的活动

 

归根结底,哲学从来都不是一门学科、一个专业,也不是关于某个特定领域的具体研究,而始终是一种活动,是一种对智慧的追求,一种爱智慧的活动。如果你把它当做是一个有具体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的具体学科的话,实际上你就已经抹杀掉哲学作为哲学最根本的东西。

 

每一个人有生有死,这个世界有春夏秋冬,一切都在变化当中,但是人类却试图要在这个变化当中寻找到普遍的、永恒的或者规律性的东西。正是由于这种活动,我们才会有诸多具体的科学,才会热衷于要对我们所有的社会现象进行总结分析。

 

如果脱离了“爱智慧”这样一种活动,是不可能有具体科学的。所以对于西方人来讲,哲学始终是一种通识教育,它不是任何专业知识可以取代。因为哲学所培养的,不仅仅是我们对这个世界整体的认识,同时培养是我们求知爱智的热情。所以,当我们能够恢复哲学本身的活动意义时,我们便明白哲学不能够被简单地被当做一门学科。

 

(一)哲学是对根本问题的思考

所谓的根本问题是指宇宙本质,人生意义。为什么对根本问题的追寻或者追问是有意义的?在我们人类每天都面临的这些问题当中,根本问题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我们人类每天都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把它们粗略地分成短期的问题以及中长期的问题。

 

1.根本性的问题不仅涉及哲学

既然哲学关心的是根本性的问题,那么有些人就会问,为什么我要关心这些根本性的问题?世界的本质跟我有什么关系,宇宙的目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

 

现在还能在中国找到影响人类未来的伟大思想家吗?还能找出像孔子、荀子、孟子、老、庄这样的人吗?找不出来了。因为我们不关心根本性的问题,我们只关心眼前的或者中长期的问题。一个民族的强大,必须要有影响人类未来的伟大观念作为支撑。正如康德所言,哲学家要成为理性的立法者。要能够为人类立法,要树立一些伟大的观念和价值观,这才是中国人应该注意并为之奋斗的问题。

 

2.根本性的问题是重要的

当没有更强有力的约束而仅仅依靠外力时,人是不可能实现自我约束的。对于传统的中国人来讲,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不是因为害怕国家的惩罚,而是这个世界对他产生了约束。所以对根本性问题的思考有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它当然具有强烈的直接现实性,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来思考这些问题,仅仅采取法律手段是不行的。

 

3.由大及小,由小见大

所以不是眼前的或中长期的问题不重要,也不是只要拍着脑袋去想哲学问题来解决根本性问题就行了,小的目标固然重要,但是不能够简单地把大的问题还原成小的目标,而是要以思考根本性问题的方式来思考它们。

 

比如改善大气质量,我们没有办法直接改善大气质量,而是需要有新能源、新技术,以及限排的措施。但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就不是简单地研发新能源、实行限排措施,而是需要我们重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才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人类是不是可以无节制地放纵自己的欲望?是不是可以为了让自己过得舒服而不断地掠夺自然资源,甚至不惜牺牲子孙后代的资源?这些不是技术性问题,而是根本性问题。

 

(二)“无用”的哲学

 

1.无用之大用

哲学是无用之大用。如果你问的是现实层面的,比如能否找到一个年薪二十万的工作,哲学并没有这种用处。没有这种用处不代表哲学没有用。“无用之大用”源自《庄子·杂篇·外物》。惠子谓庄子曰:“子言无用。”庄子曰:“知无用,而始可与言用矣。夫地非不广且大耶?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致黄泉,人尚有用乎?”惠子曰:“无用。”庄子曰:“然则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

 

2.层层递进,直达根本

很多问题是分层次的,有用性也是分层次的,不是不直接有用的东西就一点用都没有,而是要把问题分层次,把有用性分层次。不管是环境的问题,还是食品安全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否能从根本上解决,这是要打个问号的,因为它们涉及到的本身就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并不是只要加强生产监督,使得炼的油更加纯净就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也并不是使用其他可替代汽油的新能源,环境就会得到改善。如果人类还像现在这样,只想要自己过得舒服,而不关心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不关心会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么环境问题不可能得到根本的解决。所以如果要解决眼前的问题,就需要从根本上来思考那些根本性问题,这便是哲学的意义所在。

 

(三)哲学在于思考与创造

但是,我要给大家泼冷水——哲学既不可以教,也不可以学。作为一名哲学系的老师,我教的不是哲学,学生学的也不是真正的哲学。以此,我并不是怂恿大家不需要读书,不需要去了解一些伟大的哲学家的思想主张,而是大家不能将了解哲学家的理论主张当做是学习哲学。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说明知识分为两种:一种叫做历史知识,一种叫做理性知识。历史知识指的是出自“被给予的东西”的知识,理性知识指的是出自原则的知识。对于哲学来讲,我们可以学习的是历史知识。我们可以通过阅读他们的书从而了解到他们的思想主张,但是这样的了解学习并不是对哲学真正的学习,而是对一种已经成为历史的现成的知识的学习。而哲学本身不等于这样一种现成的历史的知识。如果你仅仅掌握的是这个,那么这不叫哲学,或者说不是真正的哲学,不是真正的“理性知识”。

 

哲学关心的不是这个世界呈现的样貌,或者这些哲学家讲过的理论知识;关心的是这些哲学家为什么要这么讲,讲这些话的道理是什么。当你进一步追问下去的时候,其实你就不仅仅是掌握一种现成的知识,而是把这些历史的知识转化成你自己的思考和出自理性原则本身的知识,从而内化为自己的知识。

 

你可以提出疑问:我对这些问题的理解是否恰当?有无道理?或者为何要这么讲?包括柏拉图阐述自己观点时的理由。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把它转化成自己的问题。而只有通过转化成自己的问题,才能让其成为你思考问题的一种方式,将僵死的现成的知识转化成为属于自我的具有创造力的知识——这才是真正的哲学!而这样一种哲学,不是老师传授给你们的,也不是你们直接从课本上学到的,而是你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四)哲学“不可教”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古籍中记载了一个关于“北宋二程”的故事,其中程颢有一个学生叫做谢良佐,历史上习惯上尊称他为“上蔡先生”。谢良佐初到程颐门下时,非常自负。古籍中记载:“谢先生初以记问为学,自负该博,对明道举史书,成篇不遗一字。明道曰:‘贤却记得许多,可谓玩物丧志。’谢闻此语,汗流浃背面发赤。明道却云:‘只此便是恻隐之心。’及看明道读史,又却逐行看过,不磋一字。谢甚不服。后来省悟,却将此事做话头,接引博学之士。”谢良佐一开始认为学问无非是记诵之学,因而他非常得意,认为自己的记诵功夫非常了得,学问非常大。但是明道先生(程颢又称明道先生)叱喝谢良佐可谓是玩物丧志,给了谢良佐当头棒喝。通过这个例子,我想向大家说明的“哲学不可教,也不可学”。

 

(五)哲学具有现实性

哲学不是书本上的知识,虽然你可以看很多的书,背很多的典故,但不代表你就会思考或者你就是在从事哲学活动。以上便可以佐证哲学是一种活动,而并不能够通过阅读以及背诵来代表某人有思想或者懂哲学。这是两个概念。后来上蔡先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应该多读书,多读那些伟大哲学家的著作和那些不朽的经典的著作,但是读书不是为了记诵。哲学有非常强烈的现实性。

 

四、衡量哲学家的三个标准

 

洪谦先生用以下三条标准来衡量哲学家。

(一)哲学家要有悲天悯人的胸怀

哲学家的第一要务是要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哲学家要会关心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因为哲学本身关心的就是一些根本性的问题。至于根本性的问题,用康德的话讲,它是每一个人都会对它感兴趣的问题,不是只有你感兴趣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存、命运和希望的问题。

 

(二)哲学家需要端人正士

第二个条件是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因为哲学家追求的是那些永恒不朽的东西,而永恒不朽的东西是不能因为你个人的际遇而改变。王夫之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但是他没有支撑、没有工作、没有各种头衔,甚至连祖国都没有。那么他是怎么变成一个伟大哲学家?这就是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既然我追求的是永恒不朽的真理,那么这个东西是不能因为个人的际遇而随便改变,但这又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三)哲学家要有理想主义

第三个条件是理想主义的精神。今天的人类越来越只重视眼前的东西,理想对于人类的影响和意义在逐渐丧失。理想主义的丧失与哲学的式微是有着直接的关联的,只要大家了解近代的哲学和思想的历史,就知道从实证主义复兴开始,人们对于形而上学和哲学的热情在逐渐地消失,人们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东西,而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理想。

 

哲学跟其他的学科不一样,它不能够通过简单的了解或者学习现成的知识来达到。哲学的独特性不是复制已有的知识,而是要把它转化为对现实的分析判断或者批判的能力。如果要我来定义哲学,或者定义思想,我会说哲学是一种批判性的活动。这种“批判”是康德意义上的批判,而不是消极的否定的批判。康德意义上的“批判”是相对于“独断”而言的。每一个人都会对这个世界对各种问题有很多独断的看法。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其实都有可以思考和商榷的地方。比如一方面我们提倡节约、提倡环保,但是另一方面汽车工业每年都在不断发展,不断有广告告诉大家应该“买买买”。一方面提倡节约,另一方面又告诉我们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需要,要不断地消费,这两者难道不矛盾吗?日益扩大的消费欲望与资源节约的生活理念,这两者难道不矛盾吗?当然是矛盾的。而哲学作为一种批判性的活动,就是要求我们与这个世界中独断的习以为常的思想做斗争,要求我们去批判常识,这才是我们开启真正的哲学思考的一种方式。

 

最后我引用黑格尔的一句话作为总结。“追求真理的勇气,相信精神的力量,乃是哲学研究的第一条件。人应尊敬他自己,并应自视能配得上最高尚的东西,精神的伟大和力量是不可以低估和小视的。那隐蔽着的宇宙本质自身并没有力量足以抗拒求知的勇气。对于勇敢的求知者,它只能揭开它的秘密,将它的财富和奥妙公开给他,让他享受。”谢谢大家!(掌声)

 

现场互动

 

主持人:非常感谢罗老师带来的精彩演讲!下面进入本期讲座的互动环节,希望同学们能够多跟老师交流,踊跃地发表自己的感想,和罗老师一起进行哲学思想上的碰撞。

 

听友一老师您好,此前我对哲学没有太多的理解,今年是我第一次接触哲学。刚刚您提到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应要有崇高的理想。现在的科学技术非常发达,因此我认为科学技术对人类的未来会有更大的帮助,那么您认为我应该追求的是思想智慧还是科学技术呢?

 

罗久:谢谢这位同学的提问,这是一个很棒的问题。我从来不认为这两者是矛盾的,正如我之前说的,问题是分层次的,那么科学技术和哲学对于根本问题的思考其实是处在不同的层面上的,并不是互相对立的。我想你是不是想问,科学技术是否能解决一些哲学要解决的问题,美好的未来是否可以通过科学技术来实现,我们是否可以不做那么多幻想的工作。依我的想法而言,首先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再者有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并不是通过技术性方式就可以解决。虽然技术会促进问题的解决,可以有新能源新技术来解决环境问题,可以有转基因技术来解决粮食问题,但是我们仍然要反思我们的人类生存方式,反思纵容自己的欲望本身是否合理。如果我们人类对自己或者对好生活的认识始终没有改变的话,那么最终科学技术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很难预料的。因为技术本身并不是一个完全中性的东西。所以人类的活动、人类的文明,不完全是通过技术的方式就可以理解或解决的,它们有独特的魅力和趣味。所以我想这是两者并不矛盾的一个道理所在。

 

听友二老师您好,其实在中国这样一个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国家,许多人对哲学不了解,也可以说是觉得有距离感。前两天我和同学聊到这个问题——什么样的人适合学哲学?同学的老师说,对财富不是很看重的人,或者家境很好衣食无忧的人适合学习哲学。我现在非常想跟哲学有进一步交流,但同时我也存在一个困惑,对于我这样一个不太了解哲学的人,该如何跟哲学拉近距离。其实不只是我,有很多同学也有这个的困惑,希望老师可以提出一些能够培养我们的哲学兴趣或者让我们和哲学拉近距离的方法。

 

罗久:你的第一个问题确实非常具有代表性,但这个想法是错的。举些反例证明,苏格拉底每天穿着破布,光着脚在雅典城里走来走去,他是不是衣食无忧,是不是像王思聪一样富甲天下呢?而孔子四处流浪,正如他自己说的——像丧家之犬一样,他又是不是衣食无忧呢?换句话说,他是不是对权力和财富不重视呢?并不是的。对于信仰儒家的中国人来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为什么要兼济天下?如何兼济天下?读书人或者君子,应该要走入仕途,而不是把证明自己的清高作为学习的目的。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显贵,都应该以天下为己任,这是读书人的理想,也是对自我一个的要求。他们不是不重视权力和财富,只是他们重视的方式不同于一般人,他们不把它作为一个工具,也不认为权利和财富是独享的,而是用来兼济天下的。在他们眼里,个人不应该独享财富,而是应该让普通的老百姓都能享受发展带来的成果。权力也只是一种实现自己的抱负、实现开创太平盛世的理想的方式。

 

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如何让没有接受过系统学习的同学来了解或者接触哲学。首先是读书,并且应该在一定的引导下读书。大家可以去读柏拉图的《对话录》和先秦诸子的一些典籍,实际上大家在中学的课本里就已经接触过《论语》《孟子》《荀子》《劝学篇》等。这些中国先秦以及古希腊的哲学著作都非常生动,而不同于后来的学院化的研究。亚里士多德说:“哲学始于惊异”,正是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有很多好奇心和问题我们才思考哲学。但是大家一定要注意的是,对世界的兴趣并不是一个主观的东西,它也是需要培养的。很多人就没有兴趣,不对这个世界感到惊讶,只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的需要和欲望的满足才是他们感兴趣的。因此我们应该先在阅读中培养出自己对世界的兴趣,然后才是对世界的责任,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不要以为自己能拥有“神器,能一下通达哲学的伟大殿堂。结合专业知识的学习或者是逐渐加深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就会慢慢地对这些问题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而读书是思想的一个扶手,它能帮助你去攀登真理的高峰。这便是我的一些建议。

 

主持人:谢谢老师!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提问就到这里。在讲座的最后,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罗久老师为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讲座。同时也感谢听友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前湖之风”周末讲坛。

 

本期讲坛到此结束,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嘉宾寄语: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