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期回顾
 
 
  主  题
潜伏——一名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
  主讲人 湘潭大学教授、《挖历史》杂志主编 孙宝根
  时  间 2015年5月16日(周六)上午9:00
  地  点 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分享到:
 
  讲座纲要

   

潜伏——一名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

 

 

    主讲人:湘潭大学教授、《挖历史》杂志主编 孙宝根

时  间:2015年5月17日(周六)上午9时

地  点:前湖校区法学楼报告厅

 

 

主持人: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第165期“前湖之风”周末讲坛,我是主持人李怡宁。

 

他像魔术师,从不揭穿自己的秘密;他像建筑师,提供革命所需的一砖一瓦。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有一个特殊的名字——红色特工。身为中共中央特科成员,同时具有中统、军统、日伪、青红帮等多重身份他就是袁殊。一位传奇的红色特工,在血雨腥风的上海滩上,深入敌营,与狼共舞十四年,以坚定的信念,超人的胆识,非凡的智慧,凭借着对党和人民的耿耿忠心,纵横捭阖,先后打入国民党中统、军统、汪伪政府特工机构、日本间谍情报机关,成为世界谍报史上都极为罕见的具有五重身份的超级间谍。


    那么,他是怎样在这些身份中互相转换,为中共获取大量有价值的战略情报?作为红色特工,需要具备哪些过人的素质?而他们又是怎样步步为营,为中国革命做出独特贡献?

 

本期讲坛,让我们跟随孙宝根教授的脚步,走进“暗战”中袁殊的传奇人生!

 

在讲座开始前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本期的嘉宾孙宝根教授。孙宝根,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博士后,湘潭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嘉兴学院红船精神研究中心中共创建史研究所所长、教授,北京右键文化传媒公司《挖历史》杂志主编。主要研究近代中国海关史、中华民国史、抗日战争史、中共党史。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曾在湖南教育电视台《湖湘讲堂》主讲《湘战风云录》。主持并完成一项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以及多项省级课题,目前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袁殊研究》。

 

现在,就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今天的主讲人,孙宝根教授!有请!

 

孙宝根: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很高兴来到美丽的南昌大学,据我所知,南昌大学是历史悠久的著名的国家重点高校,此外我还了解到南昌大学的前身之一是国立中正大学。并且在我看来南昌大学的校训与台湾中正大学的校训有异曲同工之处。众所周知,南昌大学的校训是“格物致新,厚德泽人”,而中正大学的则是“积极创新,修德泽人”。然而在我看来,南昌大学的校训比中正大学更有文化内涵。今天,我来到南昌大学为大家介绍我党历史上一位非常著名的特工——袁殊。

从袁殊的生平照片来看,他个子不高,身材敦实,长相憨厚,一脸阳光的微笑,健康的肌肤,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聪明有才气的人。而在介绍今天讲座的主角袁殊之前,我们要对中国历史上的特工群体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一、回溯古今谈特工

 

(一)特工的由来

特工最早出现在著名的“兵学圣典”——《孙子兵法》里,女艾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一个间谍。由于她的贡献,在中国夏朝出现了“少康中兴”的时代。现在用来表示特工这个意思的词语特别多,比如特务、特工间谍、奸细、潜伏、卧底、暗战等。

)中共中央特科

1.中共中央特科的创立与职能

最初,周恩来领导创建了中共中央特科,并运用这个组织为我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共中央特科一开始是专门针对国民党反动派对我党、对我党的机构以及重要人员的破坏采取反破坏措施的一个部门。

 

2.著名的红色特工

周恩来设立的这个机构,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人才,包括李克农、钱壮飞,还有人们很少了解的康生、王子春,胡底等等。众所周知,这些著名的特工都有他们非常优越的战绩。

 

)抗战时期地下情报工作

在介绍袁殊时我把背景定在抗战时期。在抗战时期,我党情报的领导机构有很多,主要是中央社会部,它的主要领导人有周恩来、康生、潘汉年、海关的关长孔原,还有现在罗援的父亲罗青长等等。同样在抗日时期有四大情报网络,每个情报网络有专门的人才。而其中表现最出色的是华南情报局,也就是潘汉年系统。

 

二、研究袁殊,多面探索

 

从事历史教学多年,在每一次的第一堂课上都会强调:对每个历史人物,我们都要把他当作一枚硬币,看到他的三面。但是,我们经常只注意了它的正面或反面而忽略了它的侧面,但往往他的侧面代表了他真正的生活。

 

(一)破万卷书,行万里路

1.四处奔波采访

为了研究袁殊,我北上北京,采访他的儿子和他的女婿到南京采访他的学生到近代史所查档案到台湾博史馆、中研院、政治大学等等一些著名的科研院所查找资料同时我费很大劲去国家安全局和国家安全部查资料,也只能了解一小部分。

 

2.查询及研究相关资料

现在网上有关袁殊的资料我调查的大量的文字资料,包括非潘汉年系统的特工对袁殊的评价都带有主观性。袁殊做事有原则,一是上级的批准,二是策略。所谓的策略,是指打入敌人内部,适当地为敌人做一些事情。但是这不是他的目的,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获得更有价值的情报,获得对我党、对共产国际、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具有重大决定意义的战略情报。

 

(二)申报国家课题,深入研究袁殊

我对袁殊长期的研究,使我决定2013年底申报国家课题,而最终获得国家社会基金也增加了我研究袁殊的信心。随着深入的研究,我发现袁殊比我想象中更复杂

 

根据目前透露的资料,袁殊的身份不止五重,细分有七重。一重身份为中共中央特科成员;二重身份为我党党员;三重身份为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的一名成员;四重身份为中统的高级干部;五重身份是日本在华情报机关的高级情报员;六重身份是青帮的“通”字辈老大,跟杜月笙平起平坐;七重身份是洪帮的开山人物,即洪门的高级成员。正是因为他的多重身份让我们很难清楚地了解他。

 

三、袁殊传奇的一生

 

(一)袁殊的生平

1.生于风云之时,名人之地

袁殊生于1911年4月27日,这是黄花岗起义的日子。他出生在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东长街,这里有很多名人,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李时珍,除此外还有黄侃。黄侃、章太炎和刘师培并称“民国三大疯子”,实则为三大才人。

 

2.袁殊

袁殊原名袁学易,又名袁学艺,曾用名或笔名、化名很多,主要使用碧泉、袁逍逸、严军光、曾达斋、啸一、一笑、大狱、温超、陆伍。

 

3.袁殊之家境

 袁殊的母亲贾仁慧出生在有钱有名望的家庭,她的哥哥贾宝书有个大儿子叫贾伯涛,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曾任黄埔同学会的主席。在袁殊的人生中,贾伯涛有着重大的影响。

袁殊的父亲袁晓岚是个秀才,早年去法国留学,不幸被架子上的行李打伤手,回国后投奔浙江的好友,做过老师等职业。他的父亲同时也是是国民党右派,即同盟会会员,在北伐后做了几任县长,因身残志懦,一生不得志,以一个反动的、没落的小官僚而终其生。他不照顾也无能力照顾家庭,贾仁慧无奈下带着两个孩子,靠擦老虎灶艰难地生活着。

 

(二) 入学立达学园

袁殊从小就做童工补贴家用,一次他在外务工时饿昏了,恰巧一名好心人路过并认出他是袁晓岚的儿子,于是把他送到立达学园。立达学园是由匡互生、丰子恺、朱光潜共同创办的,倡导培养学生的“爱真理的精神”“科学的批评精神”“创造精神”和“实证精神”,着力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

 

(三)成为新闻先锋

1.师从胡抱一,与宣传工作结缘

1926年,袁殊离开立达学园走向社会。他的父亲袁晓岚有个朋友叫胡抱一,胡抱一是洪帮有名的胡二爷,拥有一大帮的铁兄弟。值得一提的是,胡抱一曾在孙中山身边当过五年的亲身卫士,这一人物的特殊身份为袁殊接触国民党上层人物提供了机会。袁晓岚让袁殊跟从胡抱一,袁殊文笔很好,便通过胡抱一获得了一份关于宣传方面的工作

 

2.投身北伐,加入《狂飙》周刊

袁殊走向社会可谓是一波三折。“北伐”战略提出以后,很多军队都在整编,但袁殊无所事事,在上海游荡时巧遇胡抱一。胡抱一当时被委任为全国赈灾委员会的调查组组长,他对袁殊说:“全国赈灾是个肥差,你和我一起赚点钱去。”于是袁殊便成为调查组组员。在此期间,袁殊加入了《狂飙》周刊,《狂飙》周刊是由几个进步文学青年组织起来的,为首的是先和鲁迅合作后又和鲁迅闹翻的高长虹主办的。

 

3.结识马景星,留学日本

与此同时,袁殊结识了家庭地位不高但经济状况较好的马景星。当时的袁殊满腹才气,缺的是钱。因此,结交马景星对袁殊帮助很大。马景星同袁殊通过各种手段一起到了日本新闻专科学校留学,袁殊把握住了这次机会,在留学一年多的时间里收获了很多。

 

4.回国创办《文艺新闻》

1929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马景星和袁殊便回国了。在马景星的帮助下,袁殊创办了《文艺新闻》周刊,该周刊专门介绍了文艺界的明星、组织机构。由此,《文艺新闻》在文艺界很有影响,袁殊也名声大震。

 

    (四)接触情报工作

1.优越条件,深受潘汉年器重

   中共六届二中全会上成立了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其公开地成立左联。当时左联的五个著名的人物被杀害。为了揭露国民党反抗的罪恶,冯雪峰找到袁殊,通过读者来信的方式传播这个消息。袁殊不仅接受了马列主义的思想,同时在社会学、语言学方面也有很多的人脉关系。这让潘汉年很看重。

 

2.进入中统卧底

袁殊最早开始是到中统当卧底,因为一开始潘汉年希望他能他家,想了好多方法都没成功。后来想到了贾伯涛,贾伯涛和上海社会局局长吴醒亚是好朋友,通过贾伯涛的联系和吴醒亚的考查,反复几次之后,袁殊进入了中统。

 

3.打入日本机关

后来,袁殊认为光是在中统不行,由于当时主要是反日,所以能不能打入到日本机关呢?怎么打入呢?于是袁殊参加了日寇在华情报机关举办的记者招待会,并夹着一本日文版的《中央公论》杂志。因为情报来源是十分敏感的,岩井英一看到这就跟他聊天了,看重他了,认为他很有才,问他能不能为他们做点事情。袁殊当然就答应了。从这以后袁殊就被岩井英一看上了。

 

(五)特工历程

1.首次锒铛入狱

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代局长约瑟夫·华尔敦被捕后一直不讲话,不但他的住址没有查出,连国籍和真姓名也不知道。一搜身只找到一个记有袁殊的联系地址、电话、姓名的纸条,袁殊事实上是被拽进去的

 

2.再赴日本留学,妙带地图回国

后来岩井英一以让袁殊到日本学习为由将袁殊从牢中解救出来袁殊赴日本学习是多方面全方位的与很多文化界的名人都有很多交往。他回国的时候,带了军用地图,提供给潘汉年,对后来许多活动的实施有着重要的意义袁殊重新回到了组织的怀抱。

 

3.打入汪伪,获取有用情报

袁殊在汪伪主要的贡献是为我党在苏北的抗战获取了很多有意义的情报,而且他利用自己的身份保护了很多的党员,同时也取得了许多的物资,使得新四军对汪伪在江、浙、沪这一带的部署了如指掌。

 

)无名英雄,历史功勋

1.蒙冤入狱,平反昭雪

袁殊在建国以后也做过情报的工作,但因为潘汉年的案子受到了牵连。据现在很多人的回忆,谁也救不了他,因为他所掌握的秘密虽然对我党有贡献,但他从事地下工作而不允许公开。坐牢时,他表现得很坦然,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历史会为他平反。在潘汉年平反之前,袁殊是恢复了自由的。

 

2.巨大贡献

现在我党正规的党史人物传有他的传记,其中充分肯定了他对我党的贡献。他获得情报不是冲锋陷阵,不是拿一份静态的部署资料,而是战略情报。重新把这些重要的贡献书写出来,就是为了缅怀。他的文艺理论有很多,文笔也很好,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搜集出来。尽管1992年编了《袁殊文集》,但只是他写作内容的沧海一粟。

 

3.无名英雄

袁殊的一生默默无闻,他是无名英雄,在此可以套用莫斯科红场无名烈士墓的一句话:“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4.一生璀璨

我们都很好奇特工的生活,总觉得它非常浪漫、丰富多彩,实际上他们随时有性命之忧。而袁殊能做出这些贡献是与才气,与他的个人追求,与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是离不开的。而且,他做事情又非常到位,所以他的一生是璀璨的。

 

今天简单地介绍了袁殊。我的讲座不是特别精彩,由于时间的关系没办法介绍一个个小故事。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袁殊对很多人都是有用的,他愿意牺牲小我,为事业、为大家我们要铭记他、学习他,永远怀念他。我的讲座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现场互动

 

主持人:再次感谢孙教授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演讲。相信通过孙教授的讲述,大家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现在就进入精彩的互动环节,请听友踊跃提问!

 

学生一:孙教授,您好!传奇特工戴笠的死因至今仍是未解之谜,有人认为系蒋介石刺杀,有人认为是宋美龄暗杀,也有人认为是其部下马汉三指使心腹将其暗杀,请问您怎么看?

 

孙宝根:戴笠的一生充满传奇。戴笠之死,一直为众人所好奇,出于学术研究的证据需求,我在《戴笠与抗战》的创作过程中亲自考察了戴笠的家乡,采访了很多知情人士,同时在查阅翻译了大量的资料之后,我将戴笠的死概括为十种说法,可归为两类,一类是自然死亡,一类是他杀。

 

首先是自然死亡,即戴笠乘坐的飞机失事撞毁。其次是他杀。其中一则认为是内部人员暗杀。二则认为是美国人暗杀。对于戴笠之死,我们尚未取得完全合理充分的证据资料,因而暂时可认为这些都是传说,至于真正缘由还有待考证,我的回答就是这样。

 

学生二:孙教授,您好!据我查资料了解到,袁殊在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受到不公正对待:1955年因“潘杨案件”入狱;文革期间,再次入狱,直到1982年才得到平反。请问,在当代新时期的历史观念下,他能不能得到正面的、应有的宣传或评价?

 

孙宝根:袁殊的宣传一直很滞后,所以我正在为改变这种对无名英雄的不公正待遇而努力。他们被不公正对待有诸多缘由。首先在历史的获知方面,我们公众对于这段历史缺乏了解。经验告诉我们,有很多历史是目前所说不清的,或者因为当事人的离世,或者因为无后继者的述证,或者因为相关人的连带作用,很多历史在我们面前并不能很大程度地呈现。我们在此前对袁殊低调化甚至不做宣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潘杨案件”的影响,而潘汉年的很多资料是不公开的。其次,在历史考证的难度方面,历史事件的研究并非一蹴而就。历史研究依靠不断地挖掘、搜集和整理繁复的史料来还原真相,而对历史事实的把握并非易事,特别是对历史人物的研究,其过程是动态的,非常复杂。我们应该站在当时的立场上以一种十分公正中允的态度看待他们的身份。

 

学生三:孙教授今天您给我们还原了一个在暗战中栩栩如生的袁殊形象,但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人的可爱,不仅要看他的功绩,也要看他的生活。”我知道您走访了他的一些家人、朋友和学生,所以我希望您给我们讲述一下袁殊的平时生活,谢谢!

 

孙宝根:袁殊喜欢广交朋友,他的私生活按现在标准评判是很烂的。但他不做这些就交不到朋友,得不到情报。他有两个妻子:一个是马景星,生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王瑞,生有三个孩子。这是他正常的生活,其他都是应酬性生活。战乱时的爱情都是凄美的,不要认为它很浪漫,我们不能以现代的眼光去看待这种在刀尖上跳舞的生活。再者,袁殊的文笔特别好,他经常会和朋友煮酒论英雄,豪谈万分,展现自己的才气。他侃侃而谈,为人诚恳,做事能够做到无论是戴笠、岩井英一、汪伪、李士群、丁默邨、周弗海等都知道他八面玲珑,但都不知道他到底跟谁是一路人。他后来将一大笔资产全部转交给我党地下党,用来支援解放战争。

 

  学生老师您好,我想请问您,您经常说讲故事,但是您却不讲故事,而是讲知识点。据我了解,国际史学中有一种以讲故事的形式来研究历史的潮流,您是怎样看待这种潮流的?

 

孙宝根 :历史就是要以故事的形式来讲。故事必须要完整,故事必须要生动,故事必须要传奇。既然传奇就会复杂,需要涉及到大量名人,但是听众们大多不了解,因此我不能一一介绍,大多略过,以知识点的方式来和大家交流,其实这当中的每一个点都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些故事细讲起来能说很长时间。故事是历史的普及器,我们作为大学生,并不能单纯地听信故事,更重要的是要知道历史真相。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人一开始就像一张白纸,听了一个故事后,很容易产生很深的烙印,对其他观点排斥这是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大忌。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提问就到这里。在讲座的最后,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的掌声感谢孙宝根教授,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讲座。同时也感谢听友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前湖之风”周末讲坛。


    本期讲坛到此结束,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心得稿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