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一世安

·发布时间2015-3-22 16:41:26

   

    犹记得有位故人曾说过,阴差阳错之后,最好的选择是随遇而安。那时的我还是不谙世事的孩子,生活阅历尚浅,无法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深刻含义。时至今日,我仍是不敢说自己已然参透,只是真正意义上开始接触这个社会已一年有余,再想起这句话,比之从前,似乎真的多了些感触。

    幼时读过不少的诗词,却对王维情有独钟。至今仍记得,某个夏日的下午,翻开带着插图的《唐诗三百首》,目光扫过那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竟一下子被惊艳到。彼时还不晓得什么叫做随遇而安,只是很羡慕这种心境。今日得见方先生,又益发对此四字有了更深的感慨。

    猛然想起那日去听“大师兄”的讲演,对那句“一生只做一件事”感触颇深。无独有偶,后来的一日,翻了迟重瑞先生的微博,发现他的微博名叫做“迟重瑞—一生只做一件事”。方先生说,学什么就把它学好,做什么就把它做好,这似乎也与“一生只做一件事”暗合。很多时候,我们总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觉得自己可以兼顾很多东西,觉得用大把的时间做一件事情很是浪费。君不见,太史公忍受宫刑,用一辈子作一部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君不见,车洪才先生甘于寂寞,用一辈子编写一本被遗忘的字典;君不见,大卫·塞德勒情愿等待,用一辈子等来一部电影。我们当真不如颜子——颜渊身处陋巷,不改其乐,我们却做不到随遇而安。

  《礼记·大学》中说,“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我们总抱怨杂事太多安定不下来,事实上大抵是我们的心静不下来罢了。不能安,则不能得。不论在什么年代,许多知识分子总会被讥讽,说其“酸”。然而,大师们身上更多的是清高,这份清高是岁月的积淀。时光打磨了他们,教会了他们宁静致远,随遇而安,一生只做一件事。然后,有所得。只是可惜,我们大都做不到一生只做一件事,往往忙东忙西,却很少静下来专注于几件事,最终不过因碌碌无为而羞愧罢了。

    现代社会节奏这样快,人们更多重视实用,文学也逐渐边缘化。“学文学有什么用?”许多人带着轻蔑的口气这样问,能给出的,却似乎只有“文学的有用,在于它的无用”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在我看来,文学涵养人的气质,塑造人的性格,让我们的个性不致于被流逝的岁月同化。方先生的随遇而安或许亦有文学的影响。安一时容易,安一世,却如同挟泰山以超北海。

    若一世能安,必定宁静而致远。

 

来源:屈钰明(人文学院 国学131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