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死亡是一扇门

·发布时间2016-4-11 20:24:47

   

假使上帝垂青,给你个长生不老的机会,你想要吗?

 

你说你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可真的是这样吗?

 

托尔金老先生的《霍比特人》中描写了一种名为”精灵“的生物:他们是大地上最美丽的生灵,也能够创造最美丽的事物,他们不会自然死亡或者衰老,能够带走他们生命的只有烈焰、利刃和无尽的哀伤,岁月迁延,不会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除了内心那一层又一层的伤痕。美丽聪慧的精灵尚且如此,人类内心所要承受的伤痕,怕会是千沟万壑吧。不断地白发人送黑发人(即使只有年岁,没有白发),不断地目睹知交好友的离去,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百年千年的寂寞和孤独要如何耐受?这样看来,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是不是似乎也并非想象的诱人呢?那双接受上帝慷慨馈赠的手,大概也会多一分犹豫和颤抖吧。

 

生而为人,大概都觉得活得越久就好吧;早早离去的,都难免心怀不甘和遗憾,像刚上桌就输得精光的赌徒。中国人尤其喜生畏死,活着的时候,“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甚至身体发肤都生怕毁伤;死了之后,亲属恸哭,友人哀悼,唢呐声哀婉呜咽。

 

史铁生母亲去世后,他心里“没头没尾的沉郁哀怨”,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母亲不能多活两年,甚至对世界对上帝充满了仇恨和厌恶。直到有一天,他模模糊糊听到这样一个回答:“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了,就召她回去。”死者是不幸的,但又何尝不是幸运的呢?活着固然诱人,但同时你也就得接受来自于它的所有荒谬和苦难。

 

日本电影《入殓师》给我们展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特殊职业:为死者化妆、纳棺的入殓师,怀着温柔的情感,让已经冰冷的人重焕生机,给她永恒的美丽。而死者亲友,对待死亡的态度也是不一而足,有人悲伤痛苦,有人追悔莫及,也有人笑着给死者唱歌,还有人对死者说:“奶奶,您辛苦了。”悲伤和怀念并无二致,但相比之下却多了一分豁达和对死者的温情。而其中一位火葬场老职工说,死亡是一扇门,我相信我们会在门的那头重逢。

 

死亡是一扇门,门的这头是滚滚红尘,大千世界,以及生者无限的怀念;门的那头,也许是天国,极乐世界,也许什么都没有,纯粹的空。但不论如何,过了这扇门,就把所有的苦痛和悲伤都留在了门的这头了。木心说,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生命时时刻刻,总处在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之中。既然如此,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应该是生命的一种常态。只有处在不知如何是好中,才能启发生命的危机感,让生命以不安的蠕动,去破茧成蝶;也只有在不知如何是好中,让生命以不安的触角,去寻究最深刻的底蕴。踏入门的那瞬间,大概所有的不安和彷徨也到此为止了,代之以拨云见日、雪霁初晴的从容吧。

 

既然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是一个必然降临的“节日”,是一定在某个地方的一扇门。那么,在门这头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少一点“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的不安,对将踏入这扇门的人的注视,多一分豁达和宽慰呢?

来源:钟太昌(汉语言文学143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