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向死而生

·发布时间2016-4-11 20:26:58

   

加西亚·马尔克斯先生说:“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帘子。”很简单的一句话,也很残忍。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我都没有认真地思考过有关生死问题的原因。

 

十几岁的年纪,对于生命而言,实在是稚嫩。而死亡又是如此沉重,面对于此,我们始终都略显单薄。于是,只想到生。我曾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肆意飞扬,却一直都困于人间琐事,我也羡慕过陶渊明的豁达“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然而回望自己,这样的勇气,始终都是不曾有过的。于是愤恨、倦怠周遭的一切,甚至对于生命的新鲜感和理应怀有的饱满的热情都在这日复一日的奔命生活中流失了一大半。

 

可是盛放的生命绝不该是这副摸样,我也从未想过,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原来是忘了死,竟然是忘了死。忘记了死亡的自己就像鲁迅先生所说,每天糊里糊涂地活着:今天因为错过了食堂的饭点,没有吃到可口的饭菜而失望;明天因为听不懂英语听力而神伤;后天又因为睡过头迟到而感到沮丧......就在这种无谓的生活里又装出一副很无畏的样子对着明天喊打喊杀。如果生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那么我的赴死,诚如先生所说,真是乱七八糟。

 

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我想我的人生需要认真地直面一次死亡。当我考虑到死亡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自己不是忘记了死亡,而是自己的人生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实在是太过苍白,乏善可陈到根本没有办法去面对死亡。

 

在我过去的人生里,一直都在追寻一件事,就是高考。在这期间,零零碎碎的想过要拿三好生,想过认真地看完一本书,也想要学好一件乐器,直到高考结束,来到了这里,人生也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只是换了个目标,继续装出忙碌的样子构画着未来的蓝图而已。可是不管怎样构画,我的蓝图永远都是黑白的。

 

因为我的蓝图里,作为死亡与我之间的爸妈,从来都没有好好出现过。他们在渐渐年迈,他们在默默怀念,他们在悄悄希冀,他们在慢慢走向死亡。而我,从来都不敢承认。因为一旦承认,就会有太多的追悔莫及压得我几乎要窒息,所以只好自欺,说什么“子欲养而亲不待”。可是爸妈的蓝图里,我从一出生开始,就几乎占据了整个的篇幅。我本来就被她们爱抚。我的“想要善待”和她们的“本来就爱抚”差太多,这样的自己要怎样去相信,总有一天,她们会悄然离开,留下抱着无限悔恨的自己。

 

然而死亡,终究是要面对的,死亡带来的痛苦,也永远无法回避。但是只有面向死亡,才会明了怎样地应对才算积极,也才会懂得作为面向死亡的生,究竟应该是怎样。

来源:魏婧雯(中国语言文学类)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