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为何谈论生死

·发布时间2016-4-11 20:27:59

   

高中时代看史铁生《我与地坛》,每每论及生死,总会想起其中一句话“死亡是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死亡是节日吗?我不明白,对于在世上深受折磨、苟且存活的人来说是解放,那么对于留恋世间的人呢?或许就要存那么几分疑虑。

 

我不喜欢谈论这个话题,若问我“你害怕死亡吗”,我害怕,十分害怕,从小受伤受压没在怕的,怕的只有三样:软体动物、深海、死亡。未知的不可测的无法被计划的恐惧感。或许自身经历过不止一次至亲之人的离世,能理解死亡对于奄奄一息深受病痛折磨之人的重要性,痛哭和无数个流泪的夜晚是留给在世的人的。尽管如此却也无可奈何,尽管不愿意承认却必须承认,生命是上苍赐予的礼物,而这份礼物总归有到期的一天。有时也想相信有“天国的存在,就像《摆渡人》中所讲的一样,人们跨过荒原,跨过那条线,进入另一个世界,那里一切如人世,只不过与亲人暂时分别而已。然而这终究不现实。

 

自古以来的中国,每逢战乱就是宗教大发展的时期,人们将伤悲寄于天国,希望那些战死的兵将们能够上天堂,那些奸佞小臣能入地狱,这样的想象成了填补人们内心的伤悲与弥补世间的不公的方式。在那时的人们想来,无论是佛教中的极乐世界还是道教中的天宫,都是不需担心温饱,战争的美好存在。这样的想法在皇宫贵族身上也明显地体现了,多少皇帝用大量奴隶、金器陪葬,祈求来世也能雍容富贵。一生一世还是太短,或许只有来世才能使生死离别之际少一些深入骨髓的痛。

 

西方世界也是如此,两次世界大战之中的欧洲深受创伤,希尔顿描绘了香格里拉,在这之后的几十年中,有多少人神往,那个活了几百年的喇嘛,那个与世隔绝的人间胜境,那个对生命有着重新解读的唯一的香格里拉。

 

既然不可能有来世,既然虽不愿谈论死亡却必然要面对,那么生命有什么意义呢。生命确实没有意义,世上的一切都是物质,都会消亡,所谓意义不过是人有了思想之后的产物。生命没有意义啊,意义由我们赋予。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是我,在这么多可以变成人类的物质中,为什么选了我,赐予我思想,如今让我得以享受世界的美丽,思考生命的意义。正因为我惧怕死亡,我深知它不遥远,深知人的生命奇妙却又异常的短暂,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对生命怀有敬畏之情,想着赋予它意义,想着做一些令自己满意的事吧,想着能为这个我爱着的给予我生命的世界改变些什么吧。谈论死,为了更好地了解生,这或许也是我们谈论生死的意义。我们谈论死亡,敏感而纤弱,尽管我仍是怕着它。

来源:丁冰昱子(日语152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