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愿你的“七十二变”终掩不去不变的灿烂

·发布时间2016-5-29 14:37:07

   

今夜收获颇丰。

 

文学的“变与不变”是时代不断更迭演绎下顺造的一种平衡,韩少功老师对此有独到的见解,听来受益匪浅。

 

“变”指如今文学的认知能力、娱乐能力、教化能力弱化。在现在科技泛滥的时代,人们获得信息的工具、途径之多让人叹服,想了解认识周边的世界方便之极。然而在科技还未孕育和发明之前,信息却是极其闭塞的,口口相传和书信是照耀人们闭塞世界的微弱的光,是他们认识世界的渠道。文学书籍即使繁杂无味,却也没有辜负作家们“百科全书式”的野心,使其孜孜不倦地汲取着文学与外围世界的营养。遗憾的是,科技终究夺走了大多数人对文学的关注,独留缱绻的文字“黯然神伤”。也正是科技力量的发展,剥夺了许多人回忆中读书的纯真的乐趣,总听得早些时的他们对书籍极大的热忱与喜爱,而今因各式各样、铺天盖地的娱乐方式充斥着每一个浮躁的人之心,读书也竟成为一种不耐烦的负担,如此态度便是亵渎了文学有益的娱乐性能,悲哉!中国人宗教信仰的不浓烈几千年来有目共睹,那是什么支撑着古往至今人们的信念?文学的功能不容小觑,文学是中国的“准宗教”,那些优秀的作家充当的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角色,庞大的作家群体与巨大的作品库化身文化导师,教化人类,泱泱大国乃得以安定祥和的生存发展。

 

纵然文学人为地“变”弱了些,但仍有一种自信使它能站稳脚跟熠熠生辉,这就涉及到文学的“不变”。人永远需要语言文字,这并不是为了区别人类与动植物,更本真的目的还是服务于人类自身。文字所具备的一些特有功能是信息工具代替不了的,同样的故事情节,电影用图像和镜头表现,文字却能悠悠道来和显现,人具备的非图像思维似乎让文学一直存在的必然性和长久性做了厚实的倚靠。现实与理想的隔阂永远惊世骇俗,人们生活中对道德的违叛、价值的扭曲似乎手到擒来,这时需要什么来指引?白岩松采访哲学家赵鑫珊时问到“为什么现在的科学技术进步这么快,但是这个世纪的人依然需要好几个世纪之前的音乐来抚慰心灵?”赵先生简单的回答似乎也解决了这个问题“人性的进化是很慢很慢的”。是啊,人性也需要依靠文字、文学的力量继续缓而慢、一次又一次将其从价值偏离中拉回来的进化。价值是情义的道德表现,文学是情义的有力载体。杰出文学的创作是优秀的作家源源不断地汲取经验之源和文化之源的结晶,优秀的作品必是作者潜心研究蛰伏数十载,踏破铁鞋不断社会实践的苦果,才能经得起时间的挑剔和反复推敲。比起如今市场上那些急于求成完全商业化创作的作品来说,优秀作品是对它们莫大的讽刺和“自找死路”的蔑视,庆幸从古至今无数的杰出作家倾付的心血孕育出的文学作品足以为文学的立足撑起一片湛蓝宽广的天空。

 

最后,韩少功老师用四字道出文学“变与不变”的精髓:顺变、守恒。“顺变”便是顺应变化,敢于破立,善于有原则性的创新;“守恒”便是遵循定律,拥有独立的审慎的定位,坚守真理性的规矩,对于文学是如此,对于世间为人处事亦是这样。

 

来源:方绍慧(新闻152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