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发布时间2016-5-29 15:21:45

   

我怀念那古老的年代,曲岸流觞,列坐其次,于一觞一咏之中畅叙幽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会桃李之芳园高谈转清;射者中,弈者胜,于觥筹交错中享宴酣之乐。这些“当时只道是寻常”的“闲情逸致”, 或抒己之幽情,或序天伦之乐事,或得山水之乐,交众宾之欢。在那个娱乐资源稀缺的年代,各种与文学相关的活动无疑成了人们获得身心愉悦,遣时度日的方式。而随着岁月流转,千百年光阴白驹过隙,文学种落后的娱乐与消遣方式不知何时起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何时还能再举杯邀月,赌书泼茶于千万人来人往中亦只有像我这般念古之人才渴望回到历史的幽篁里独坐,弹一曲无人能识的古曲……

 

 我向往那百家争鸣的盛况,仰慕着魏晋的风骨,陶醉于汉唐的华章,流连于缠绵的宋词。无论是“仁者爱人”的谆谆教诲,还是子猷访戴,兴尽而返的潇洒之风,无论是“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慷慨高歌,抑或是“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哀婉闲愁……我们通过文学去了解那些年代,我们通过文学进入一个知识与美学的殿堂。而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获得认知的工具与手段越来越多,文学作为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其认知与教化功能已渐渐流失。然而,除却文学,我们还能通过何种途径,去获得内心深处那份美的感知和最细微的感动?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现在的人们已经没有了这种生活体验。那日我回到久违的老家,回来的路上,经过一片田地,广阔的天空下,一条水泥小路延伸至遥远的地方,傍晚的凉风习习,一只白鹭轻轻地掠过那片水田,一转眼却又不见了……原以为这般景色很难见到,竟没想到这样不经意间就可以随处捕捉到。只是因为我们从未身处其间,只是因为我们再也没有了这样的生活环境。试想当我们身处城市的灯红酒绿,霓虹灯的光和烟雾笼罩了夜晚的天空,我们怎能体会到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夏夜的惬意?又怎能感同身受辛公那因两三点雨山前而不禁加快脚步,找寻那旧时的茅店避雨,路转溪桥忽见的喜悦之情?所幸文学的形式再怎么改变,永恒不变的亦只有两点,那便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必须来源于两种资源,经验资源与文化资源。然而愈可悲的是这两种资源于我们也越来越稀缺,坐在电脑桌前的我们,身处现代文明的牢笼的我们,是否还能有真真切切,生动形象的故事于我们身上发生,是否还能静下心来进入书本的世界,文学的殿堂,积累起一点一滴的文学素养?若没有这两者,文学究竟该何去何从……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这一曲古调,岂只是一首高山流水的旋律,那远远传来的,还有于历史的长河中逐渐湮没的文学传统的悲音,今人多不“谈”的,是那久远的故事,是那份内心最初的憧憬与情怀,是那广阔的蓝天背后我们用纯净的双眼所描绘的不可及的梦想……做一个生活的体验者,做一个梦想的追梦人,我们既需要真实的生活体验,又需要文化的精神熏陶,只要掌握这两种资源,无论文学的形式如何变化,文学那真与美的精神内涵也永远不会变……

 

来源:陈佳慧(人文学院中文152)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