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文学变革之殇

·发布时间2016-5-29 14:42:32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题记

 

任何谈及文学的问题,都避不开文学概念的定义。诚然,文学这个概念在历史的长河里摸爬滚打,终于开始独立,开始自立门户,开始开枝散叶,开始一切该有的成长,像一片活着的化石。

 

然而,当外界愈发复杂难缠的境况下,文学又能否把握住自己的人生方向盘,独立自由地前行呢?

 

听完韩少功先生的讲座,或许,有关文学变革的诸多问题都以一种水落石出的姿态呈现于众人眼前。首先,文学的形式呈现爆炸性的扩张,不是说这些形式不好,能够有所创新也不失为一种创举。其次,文学的价值导向也在急转直下,日益走向难以认清的穷途末路。最后,文学的娱乐功能也存在过度消费的现象,只是一味的急功近利,忽视了长远的未来。

 

闻之何其悲哀!现在的所谓“文学”似乎逐渐褪去了政治教化的圣衣,摇身一变成为摇钱树,为那些供奉着文学并以文学为生者的人们撒下大把大把的金钱。就像顾长卫导演的《最爱》一样,整个村子的人为了眼前的荣华富贵不可避免地染上了艾滋病,却无可奈何地只能等死。特别是濮存昕所饰演的大龅牙的丑恶嘴脸,似乎写尽了人世的丑恶。

 

而就像文章开头所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可是,如果没有好的文学,又怎会有好的书,又怎能医治那些愚钝者?所以,人们所悲叹的文学变革之殇,或许就表现于这些人性沦丧的社会——人们总是越来越冷漠地关注一己私欲,而总是习惯性地忽视那些我们不该遗忘的现实世界。就像鲁迅先生弃医从文、渴望医治国人的灵魂而非肉体的想法,文学或许更应该承担一种社会价值的引导者,而不是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人云亦云、束手就擒地被这个时代的所谓强权而绑架。

 

文学不该是一朵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玉兰花,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总是轻易地让梦想流产,而该是一朵誓死不从坚贞不屈的玫瑰花,带着与生俱来的刺,从尘埃里缓缓升起抵抗外界的流氓纠缠。

 

愿所有的有志之士共赴这场时光之旅。

 

来源:毕艳华(汉语言文学132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