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南昌大学 "前湖之风" 周末讲坛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得稿
 
 

海昏侯的自在逍遥

·发布时间2016-6-12 13:11:06

   

他,袭爵为王而后立为帝,不幸被废黜帝位后又遭宣帝忌惮,最后落了个削邑去世的下场。在他传奇的一生中,我们很容易看到他的曲折和悲怆,却难以看到他的自在和逍遥。且让我从一首词谈起: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明代杨慎这首《临江仙》试图在历史长河的奔腾与沉淀中探索永恒的价值,在成败得失之间寻找深刻的人生哲理,有历史兴衰之感,更有人生沉浮之慨,体现出一种高洁的情操、旷达的胸怀。而海昏侯刘贺,在世34年,曾经历王、皇、庶民、侯四种身份的转变,他一生的沉浮似乎更贴近“是非成败转头空”。无论过去、当下,还是以后,追逐名利似乎总是一些人的生存方式,然而名缰利锁又往往令人痛苦不堪,难以自拔。刘贺他固然也有对权势的欲望,但他接任皇位时的意气风发肆无忌惮,被废时浑浑噩噩饮酒作乐,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真实丰满的少年人形象,他有着自己的羁绊和束缚,但透过这些表象,喜怒皆行之于色不正是随性逍遥的表现吗?因而当他内心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他安定在海昏国。“他经常骑着心爱的宝马飞驰于山川田野中,沐浴着江南独有的春风暖意”是他初到豫章时的乐得自由。再回到《临江仙》,仿佛那奔腾而去的不是滚滚长江之水,过去的种种都已随风逝去。

 

他,像是陶渊明“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又像是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或是像唐寅“世人笑我太风颠,我笑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厌倦了争权夺利,亦得不到人理解,于是便在远离权力中心的海昏侯国里,安心经营着他的小小侯国。他吟诗作赋,把玩珍宝,不仅过得逍遥自在,还把侯国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富足。

 

他的逍遥并非庄子的“大自在,大逍遥”,而是介乎现实生活与理想信念之间,貌似遥不可及,又像是近在身旁。就如拉康先生所说,这是一种欲望,宛如沟壑难以填满,却又是历代文人所孜孜不倦的,因而我们可以在刘贺身上看到许多后世文人的影子。他骨子里住着一位诗人,或许穷尽一生都无法吟咏出尽抒其意的诗句,但自有一点诗意在心中。这份诗意言不尽意,可抒喜怒哀乐,可叹爱恨嗔痴贪恋狂,亦可无附依傍风轻云淡,但它是一种逍遥的境界。悠然徘徊于逍遥与逍遥之外,无心却筑造了供自己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这也许就是海昏侯的自在逍遥。

 

来源:朱浩泉(汉语言文学132班)

 

 

 

 

 

 

 

 

 

 

 
 
 
 
南昌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南昌大学“前湖之风”周末讲坛联络处
Coypright ? 2015 Nancha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
前湖之风
公众帐号